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抱着便当追到你-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所以这几天所有人的共识是,乖一点,别再惹欣美生气,不过由此也可看出,欣美真的非常在意子杰,甚至可以说非常保护子杰。
  这样的气氛也感染到了孩子,一向有点叛逆的小泉,现在竟然也乖乖的跟着大家安静吃饭,吃完饭也主动将碗盘放到定点,甚至还帮忙其他老人家收拾碗盘,又或是拿着抹布帮忙擦拭桌椅。
  何欣美站在柜台帮客人添饭、添菜,小泉则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看着何欣美的脸色,很谨慎的说着,“姐姐,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吗?”语气甚至还怯生生的。
  何欣美有点讶异,看了他一眼,“没有了,吃完饭就赶快回去陪奶奶跟妈妈。”
  “哦……”像是有话想说又不敢说,走出门前,小泉这孩子甚至不断回头看着何欣美,眼神里有着盼望,也有着祈求。
  骆子杰走进门时,年到的就是这一幕,当然他也看到了所有客人安静吃饭的画面,心里真是啼笑皆非。
  看着欣美站在柜台一派严肃凝重的模样,骆子杰只能摇头失笑,若非知她,他还真会以为她天生就是这样的严肃个性。
  看来那群农夫前来问他的事,真的让她很生气……而他也知道,她是为他而生气的。
  午餐时间逐渐过去,人潮也渐渐散了,店内恢复宁静……也不对!最近几天就算是用餐时间,店内也是安安静静的。
  几个员工主动出来拿着抹布帮忙擦拭桌椅,要欣美去休息,骆子杰也帮忙,但他跟那群员工的想法不同。
  他确实是希望欣美多休息,别这么辛苦,放松心情,不过这群员工这么主动,大概是希望老板娘息怒,别真的把便当店给关了。
  等到清洁工作完成后,十五分钟过去,骆子杰想找欣美,却里外都找不到她。
  脑袋里念头一动,他大概知道欣美人去哪里了。
  上到二楼,果然在房间前的地板上看见欣美席地而坐,似乎在发呆。骆子杰走上前去跟她一起坐在地上,两人并肩,如同这些日子以来的共同生活、相处般。
  “你这次真的吓到他们了。”
  何欣美看向他,默默无语。
  骆子杰看她不想说话,则继续接着说:“我还没看过店里用餐的时候这么安静的,而且连小泉都乖得不得了,还帮忙擦桌子、放碗盘,看来你的便当,所有人都很喜欢。”
  “……”欲言又止。
  “所以别说这种气话,大家都会舍不得,况且你在这里长大,说要离开,你舍得吗?”
  “可是那群家伙这样怀疑你,真的太过分了,你为他们做了这么多,有时候连饭都忘了吃,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到现在想到都还会生气。
  欣美的捍卫让他心里暖洋洋的,情不自禁地握住她的手,想要更真切、更贴近的感觉她的温暖。“欣美,谢谢你的捍卫,可是我说过,这些都是我曾经做错事必须付出的代价,我心甘情愿接受……”
  “可是那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也知道你是个好人。”
  “你确定?”
  “你是!你就是!”何欣美很肯定,大声的说着。
  愿意帮着她到处去送便当给需要的人吃,甚至在店里帮忙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他难道不是好人吗?
  “好!好!不要生气。”
  何欣美突然像是泄气般整个人瘫软下来,眼眶一红,泪水很快流出,“我就是不要他们这样欺负你……你做了好多事,整个市场会有现在的规模都是你的功劳,结果他们只是听了别人的一句话就质疑你。”何欣美滔滔不绝说着,指责那些农人没良心。
  骆子杰只是安静聆听,他没告诉她,其实那些农夫之前就跟他道过歉了,但他很清楚,即便道歉,大家心中的疑惑仍在,将来公司如果真的要走下去,这样的疑惑一定要解开,不然就是他离开。
  “……所以如果有必要,我愿意离开这里。”
  “那小泉呢?小泉怎么办?”骆子杰语气和缓的反问:“小泉的妈妈和奶奶都无法工作,每个月靠着政府津贴过活,如果不是你每天送便当,那孩子就饿死了,现在你要离开,小泉要怎么办?”
  何欣美一愣,这才明了难怪小泉最近这么乖,原来是怕她真的要离开。想到这里,想到那个可怜的孩子,她的眼泪就这么滑落。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小泉时,提着便当就冲出去,追着要给他,因为小泉好像你……好像小学的时候那个饿肚子的你。我想……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吃不饱,所以才会走错路,所以我一定要让小泉吃饱,不能让他饿肚子……”边说边泣不成声。
  骆子杰听着,沉默不语,眼眶却也跟着湿透。他不知道这一段,不知道欣美的心境,更不知道自己在台北这些年的遭遇,她竟怪在自己身上,认为是她没让他吃饱,他才会这样。
  这个女人真是个傻瓜……
  伸手揽住她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给她也给自己温暖与希望。“欣美,我说过我一定会跟在你身边,而且这里是我的家乡,我不想离开这里。”
  看着他,“可是……”
  “这里是我的家乡,所有认识我的人都在这里,我不想只因为怕大家知道我的前科就远远躲开,这样子不代表我真的认错,我想只有在认识我的人面前做给大家看,让大家相信我,这才是真正的认错。所以,我不想躲。”骆子杰这样说着,斩钉截铁,语气肯定。
  他沉稳的嗓音意外的安定了欣美浮动的心。
  他又说:“能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开心,你给了我很大的力量,好像跟你在一起,我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往后的日子,我只想跟着你,但是我确定很害怕我的前科会让你蒙羞……”
  “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她的眼里只看到他,脱去一切浮华外表,直指内心的他。
  那个内心世界的他是干净而纯真的,一如童年时期的他,繁华都市的喧嚣与醉生梦死幸亏只是让他沾染尘埃,拂去即可,没有污染了他的内心。
  “既然这样,我们一起留下来。有你陪我,我会更有勇气面对别的质疑,我愿意做给大家看,就算他们真的不给我机会,我也可以回便当店帮忙啊!”
  何欣美知道,骆子杰不愿意她割舍这将近二十年,已有深厚感情的便当事业,决定跟着她一起留下,即使面对质疑以及各种传言的羞辱,他也愿意忍耐,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子杰,这样你牺牲太大了……”
  熟知他竟摇头,“你的牺牲才大……好像在我记忆里都是你在替我牺牲,照顾我,怕我饿着……”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啊!”话说得肯定,没有一丝怀疑。
  骆子杰感动,眼眶氲湿,“一家人吗……那我们干脆真的组一个家庭吧!”
  轻轻的抱住她,在她讶异又害羞的表情下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在她唇边趁隙轻语阳,“欣美,我喜欢你……爱你……”
  没看见她的表情,只能透过她紧紧的回拥以及充满羞怯之意的回应亲吻,得知她的反应。
  那就……成为真正的家人吧……
  隔天周日中午,依旧是便当店用餐时刻,人潮依旧汹涌,用餐客人依旧安安静静,不敢造次。
  其实何欣美心情已经恢复许多,与子杰长谈过后,她已放弃要离开这里的想法,只是她没说出口,总觉得大家如果可以安静几天,让大家耳根子静一静,这也是好事。
  况且听子杰说最新的状况,得知公司隔天将正式成立,将会召开第一次股东会,到时候就会决定骆子杰能不能留下。
  虽然这整间公司的制度与规模是他一手建立,但他身上没有任何资金,无法投资成为股东,因此只能看这些股东明天召开股东会时,要不要他继续在公司内效力。
  如果他们愿意,那他当然会继续,毕竟他最了解公司内部的状况;但如果不愿意,那也没关系,他就安静离开,交出所有权力。
  如果结果是后者,那他真的已经想得很开,毕竟是自己走错路,不能怪别人会有质疑,任何不信任都是人之常情。
  他甚至半开玩笑跟欣美说,说不定明天以后,他就可以回便当店帮忙了。这样也好,省得他两边跑。
  话说得轻松,可是何欣美听得很难过,想想这将近半年的时间,子杰投注全部的时间、心力,希望可以将市场的规模建立起来,公司如果可以顺利成立,可说都是子杰的功劳,现在却因他过去犯的错,可能全部失去。
  这件事一直挂在欣美心中,就算其实已经不再气了,依旧忧心忡忡,在便当店工作时自然也就笑不出来,旁人都以为她还在生气。
  店内真是安静得很诡异,每个人都小声交谈,看来有教养极了,这也算是意外的好处,让人体会到原来便当店也可以有五星级餐厅的宁静氛围。
  小泉在一旁喂着小敏吃饭,两人共吃一碗饭,饭吃完了,小泉站起身,走到柜台前将碗交给何欣美。“姐姐,再给我一碗饭。”
  拿着碗,整个人仿佛陷入深思中,“……”
  “姐姐?”
  “……”
  “姐姐!再给我一碗饭。”
  “哦!”赶紧添饭,然后交到小泉手上。
  小泉几乎看傻眼,这碗饭堆得像小山一样高,尖尖的,这是要怎么吃啊?
  可是怕惹何欣美生气,小泉又不敢问,只好坐回位置上;小敏看了,反而很开心,不停傻笑。
  “饭饭,饭饭。”
  “来吃饭吧……”
  何欣美看着这店内,脑袋里突然有个构想,不知道这间店面空间值多少钱?在这里待了二十多年,也没想过这个问题。
  外头就是熙来攘往的大马路,不远处也有学校,这应该算是精华地段吧?不知道这间房子可以值多少钱?
  此时有位客人走进来要吃饭,是名中年妇女。何欣美认识那个女客人,在房仲业工作,问她应该可以吧!
  那个女客人拿起盘子,夹了菜,到柜台结账,“欣美,多少钱?”
  何欣美添碗饭给她。“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啊?”
  “什么事啊?欣美。”
  “如果……我说如果我这间便当店要卖,大概是多少钱呢?”压低声音。
  “你说什么?”她不是没听清楚,而是太讶异了,想再要追问一次。
  欣美要卖便当店?
  虽然这位女客人从事房仲业,听到有人要卖房子应该很开心,可是这家便当店如果要卖,一定会让人很难过,因为她乃至于她所有的同事都已习惯吃何家便当了。
  “我说我这个房子如果……是如果喔!如果要卖,大概值多少钱?”
  “你要卖便当店?”
  所有客人都吓了一大跳,碗盘碰撞成一团,每个人都回头看向站在柜台后方的何欣美。
  “不是啦!我不是说如果吗?”
  “欣美,你真的决定要把便当店收起来?”
  开始有人冲向柜台,“欣美,别冲动啊!”
  “就是,有什么误会大家好商量,千万别做傻事。”
  “你要是走了,我们以后怎么办?”
  小泉也终于说话了,“姐姐,不要走嘛……”
  何欣美看着大家,人潮愈聚愈多,都挤在柜台前好像要她给个交代。“我只是说如果,我又没有说我真的要卖。”
  “那你干嘛问?”
  “我……”在众人眼光注视下,何欣美实在没辙,只好一五一十将心里所有的构想全部说出来,这大概是她唯一能帮子杰的地方吧!
  既然是一家人,不准子杰说不!就接受了她的好意,因为她真的舍不得看到子杰正要站起来,却又重重摔落。
  第10章(2)
  隔天公司成立的日子,第一次的股东会正式召开,所有股东全都出席,当然清一色都是批发市场成立时鼎力襄助的农民好友。
  而骆子杰也在现场,对着所有股东详细报告批发市场与网站从成立至今所有的开支、收益状况,非常的清楚,每一分钱的流向巨细靡遗,不容有半分模糊,这是骆子杰对自己的要求,他也知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前科,只有帐目清楚才能让大家信任自己。
  整整一个钟头,所有股东听取了子杰的报告,每个人都满意的点头,对他的信任又多了几分。因为各项账目清清楚楚,子杰甚至还出了钱请会计师核对、签证,以表慎重。
  账务状况报告完毕,公司尚未成立,光是批发市场与网站销售便已带来丰厚获利,子杰更表示,将来公司成立后可以展开直营店设立计划,将蔬果直营送到大都市去,以满足那些想要买到便宜蔬果,又不愿意上网购买的消费者。
  所有股东你看我,我看你,接下来就进入最尴尬的时候,股东会要从股东中选出董事长,还要选出总经理人选。
  子杰不是股东,所以他没参与投票决定入选,自然也无法担任董事长,不过事实上,在不知道子杰有前科时,他们所有人一致认为子杰是最好的总经理人选。
  可是当他们知道子杰的前科后便很难不当一回事,尽管他他曾经为了自己跑到店里询问欣美的举动向子杰道歉,但内心的质疑很难平息。
  骆子杰站在一旁,随时准备回答所有股东问题。
  这是有个股东举手,对着他说:“子杰,你……你有什么话想说的吗?”
  “我可以说话吗?”指了指自己,众人笑了笑了,他点头,“好!那我就把握机会说点心里的话好了。”
  清清嗓子,看着眼前的所有股东,“这是我出狱以后第一份正经事,能替大家服务我很开心,各位放心,你们没有亏欠我什么,这几个月的工作我都有拿薪水,很优厚,谢谢各位了!”
  众人又是一笑,不禁佩服子杰真的很厉害,尽管场面气氛有些尴尬,他就是有办法让大家笑出来。
  “我为什么会被抓去关呢?这要从我小时候说起,我小时候很穷,常常三餐都吃不饱,中午在学校没钱吃饭,只好开水龙头灌饱自己,所以我发誓我一定要赚很多很多钱,我不希望自己下半辈子还得过这种吃不饱的日子。”
  每个人都专心聆听他说。
  “所以我努力读书,到台北读大学、读研究所,进入一流的投资公司工作,赚高薪、拿高额奖金,可是到最后,我发现我变贪心了,我要的不只是吃饱,吃饱对我来讲已经不是难事,我要功成名就,我要成为大富翁。”
  于是他将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沉沦在利益之海中载浮载沉,看似悠游其中,实际上他已经上不了岸,只能等待灭顶。
  “最后利益蒙蔽了我的双眼,我从事内线交易,最后被抓到关进牢里。”骆子杰语气一转,“我在牢里这三年多,常常想起小时候的一种气味,那就是饭菜的香味。我想起有个女孩每天中午和晚上都会送便当给我吃,持续了好多年,从我还是孩子,到我已经长大,我都是吃那个女孩的便当,那个女孩甚至告诉我,吃饱没这么难。人如果克制欲望,不受制于欲望,便容易获得满足,可惜我太晚了解这个道理了……”既是怀念,又是感叹。
  “那个女孩,就是欣美吧!”
  骆子杰笑着,真心诚意:“对!何家这对母女,二十年来至少送出了十多万的便当,如果每个便当只算五十元,她们至少少赚了五百万,可是她们依旧知足,欣美甚至想要将这样的善心发扬光大。这些年来,她每天送出超过一个百个便当,她自己每天缩衣节食,只希望能多送几个便当给穷人吃。”
  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每个人当然都知道欣美的善良,甚至感佩,也感到汗颜。
  “你们以为我主动帮忙设立新的批发市场是要帮助你们,其实,这只是一半,另一半是因为我希望帮欣美的忙,帮她压低买菜的成本,帮她完成她的梦想。”
  所有人一听,很是惊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这样的故事。
  “总归一句,我往后的日子是为了欣美而活,我不会再让欣美感到丢脸,我说这么多并不是要你们接受我,而是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曾经做过的错事,连带也用异样的眼光看欣美,她是个善良的人,她一辈子想的都是别人,从来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现场一片沉默,这才了解骆子杰说这番话的用意不是为了自己求情,而是为了欣美。
  “在我离去之前,还有最后一句话。”
  “什么事?”
  “请你们继续卖便宜的菜给欣美,以后何家便当店还需要你们多多帮忙。”深深一鞠躬。
  众人彼此互望,似乎不知该说什么才能挽回局面。子杰似乎心意已定,打算退出整个新公司的运作。
  其实他们也知道,这整个公司都是子杰一手建立,而他们这些农夫哪懂什么企业经营管理,不靠子杰,他们还能做什么?
  子杰这一番话说得令人动容,其实子杰也是个好人,不然又怎会帮欣美,也帮他们这群农夫。
  就在此时,外头传来一阵嘈杂声,众人看向门口,同时有人打开门冲了进来,来人怀里抱着东西,脸色着急。
  骆子杰讶异,定睛一看,竟是欣美。
  何欣美气喘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