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妙儿离了席,坐在一张小桌边。
  “抽两卦吧。”柳妙儿说。夏季本是不信这些的,但看她自信满满,踌躇了一会儿,伸手摸出两卦来,递给柳妙儿。
  柳妙儿起初还面带微笑,待拿到这两张卦之后,明显的,脸色变了一下。夏季忙问:“何解?”饭厅内所有人也都把脸转过来,几双眼睛直直盯住柳二小姐不动,饭厅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柳妙儿见这阵势,却又一转脸,露出微笑来:“真不好意思,夏小姐,妙儿是第一次遇到这等卦象,还须去查阅书籍才懂得此卦具体之含义。对不住。”夏季皱皱眉,明显感觉这是她的推托之词,可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她也不好追问,再加上她也觉得柳二小姐没必要骗自己,于是说:“那好吧,我就回房间等消息去。二小姐,我从来不懂这些求神问卜之道,望您好生替我查阅,了我心事。”“是是,”二夫人似乎看懂了什么,站起身接话道,“一有消息老身定让管家带给夏小姐。”“好的,我告退了。”夏季点头,转身出了门。
  眼看着夏季走远,包括管家在内,所有人聚拢过来,二夫人问道:“妙儿,这卦究竟何解?”“是啊妹妹,”柳倪也迫不及待,“你可是最懂这些,怎会不明白个中因果?”“就是就是!”大少奶奶和柳妙儿的夫君胡大少也附和着,凑过脸来。柳妙儿环视他们一眼,慢慢摊开手掌。
  “上艮下坤卦。”她从嘴里一顿一顿吐出这五个字,“女人得此卦为女中豪杰,巾帼英雄,女能人,女强人。阴盛阳衰,刚阳剥落,其仇者,虽远必诛,死无葬身之地。”
  
 
作者有话要说:算卦看命咯~抽空补补周易感觉不错~




呆呆的失踪

  夏季从金银山庄大饭厅回厢房的时候,还没有到中午。推开门,只见到喜鹊单独在整理着屋子。她走过去问:“哎,喜鹊,呆呆哪去了?”喜鹊转过身看看夏季,找出纸笔写:它嫌屋里太闷,出去玩了。“出去玩?”夏季不由皱皱眉,其实她一直觉得呆呆这狗自从出了魔界就一直有些不太对劲,表面上看是活泼憨傻一览无余,实则越来越贪吃嗜睡,半夜里还颇不安分,常常蹬被子出虚汗做噩梦,算了,让它出去玩玩也罢,说不定多活动活动筋骨它的身体会好些,等吃午饭了再去找吧。喜鹊见夏季表情严肃,又在纸上写道:奴婢已经叮嘱过它不要去后山,那里是金银山庄的迷失森林。“迷失森林?”夏季不解。喜鹊又告诉她,原来这金银山庄靠山而建,山前一片繁荣,后山则未有开发,只留一片茂密的原始森林,据传言,没有几个进森林去玩可以完好无损再出来的,所以是柳家的禁地,客人一般是不去的。喜鹊已经把这话原原本本告诉了呆呆,相信它不会去冒险的。夏季想想也是,就不追问了,帮她一起整理起房间来。
  她们俩完全没有想到,呆呆就是刻意问的这迷失森林的去法,因为它需要找一个清净无人之地继续修炼——从魔界带出来的九转熊蛇丸已经吃完了,再不用修炼克制穴道,热毒就会上涌,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此刻呆呆早已大步跨进了森林深处,走了老远,回头看看几乎找不到自己的来路了,它才放心,清理一下地面的枯枝烂叶,坐下来,用前爪在胸前一遍遍画着太极。
  时至晌午。
  喜鹊早已做好了饭菜,端进夏季的房间。可夏季没有吃饭的意思:“呆呆怎么还不回来啊?”喜鹊摇摇头,表示不清楚。见夏季的表情有些焦急,她想了想,转身在纸上写道:奴婢去找找看。然后出了门。夏季用筷子拨拉着眼前碗里的米粒儿,又等了约莫一个时辰,一见喜鹊回来了,赶紧起身又问:“找到没有?”可喜鹊还是摇摇头。
  “这就奇怪了!”夏季吃惊不已,又对喜鹊说,“咱们一起出去找吧!”喜鹊看她心切,点点头。她们携着手出了门,兵分两路,在庞大的金银山庄里寻找着呆呆小小的身影。
  与此同时,呆呆正修炼到最关键的阶段,它发现,体内的热毒确实肆无忌惮,可在热气的冲击下,任督二脉被打通,它渐渐可以忽视自己玩具狗的身体,用念力将灵魂从体内逼出。它意识到这件事不可小视,于是不顾天色渐渐变暗,一直在努力继续修炼着。它来不及考虑到夏季这边的情况——她们正茫然得好似无头苍蝇似的乱转。
  就在夏季最焦虑的时刻,在金银山庄的广场上,“砰”地,她又一次同别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竟是随柳二小姐回门的胡大少。夏季记得大少奶奶提过,这胡大少是黑红山庄的少当家,不过看他的样子和装扮,始终不觉得他是个精细的商人,倒像是一介武夫,没什么涵养似的。好在他很热心:“哟!这不是夏季小姐么?这么急匆匆地上哪儿去啊?”“哦,不好意思,我的,宠物狗呆呆,走丢了。”夏季因为跑得气喘吁吁,说话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胡大少拍拍她肩:“小姐莫急,你的宠物狗定是不熟悉路走远了,金银山庄这么大,一时三刻找不回来也正常。”他抚抚她的背,想替她捋顺气息,但夏季有点警觉,耸耸肩膀从他的臂弯里出来,说:“已经找了半天了,还不见影呢。”这时刚好喜鹊过来接头,夏季忙问:“找到了吗?”喜鹊还是无奈地摇头。胡大少变脸,斥喜鹊道:“你这丫鬟,办事不力!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赶快多找些人去后山搜寻?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去!”喜鹊似乎很怕他,连忙点点头,急匆匆转身跑了,胡大少又转脸,对夏季道,“夏小姐,天色已晚,用膳没有?依我看,不如回房吃点儿东西,敬候佳音,您看如何?”“……好吧。”在那样的情形下,夏季也只好答应了他的提议。胡大少立即做好了“护花”准备,送夏季回房。
  喜鹊一路到了大堂,集结了一拨儿家丁丫鬟,还用自己出色的画工画了几张呆呆的肖像分发给众人,一行人正准备举着火把拿着肖像去后山搜寻,突然一个声音喝道:“等一下!”众人回头,竟是大少奶奶和柳二小姐,柳二小姐压低声音,对喜鹊道:“这事儿不必你管了,我们去,你还回房间,服侍夏季小姐。”喜鹊焦急,想跟她说自己也要去,张张嘴又意识到是徒劳,赶忙回头找纸笔,提笔刚要写,柳二小姐伸手一指,笔断成了两截:“我说的你还不听了是吧?”她们仨的脸上都有愠怒之色,在火光映衬下十分恐怖。喜鹊害怕了,只好点头,出门回夏季房。
  喜鹊一路小跑,跑得连头都隐隐作痛,她想尽快回去禀告夏季。不知为什么,自从第一眼见这个夏季小姐,她就觉得这是个好人,自己跟她也似乎有莫大的渊源。而包括胡大少在内,以柳二小姐为首的金银山庄上下,对夏季似乎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仇视感,现在她必须立刻去见夏季,带她去后山,先其他人一步找到呆呆,否则,后果她不敢想。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刚推开夏季房间的门,就看见了一副不该看到的场景。
  胡大少面色潮红,眼神不正,只盯着夏季小姐,而夏季则被逼到房间一角,很明显的,她讨厌他。
  “夏小姐,识时务者方为俊杰,你如此貌美娇嫩,为何不肯依了我呢?我保证,只要你嫁我做小,下半辈子穿金戴银吃香喝辣,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啊!”胡大少的话里皆是挑逗语气,让喜鹊不寒而栗,反观夏季则一脸坚毅表情:“哼!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纨绔子弟,沉迷于美色的,我警告你,少来这套!我是不会上钩的!”“哼,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无礼了!”胡大少拔出腰间大刀,凶狠地冲了过来。夏季手里没有武器,又不想在金银山庄的地盘上对柳家亲戚做什么,不得不四处奔逃,好在有身手,她躲得还算敏捷。躲闪间见喜鹊站在门口,立即一跃上前,同喜鹊并排而立。“危险,你快走!”她对喜鹊说。
  喜鹊平日里都是胆小的,但不知今日为什么,听到夏季说快走的话,她心里不那么愿意。她定睛看着夏季,摇摇头,表示自己不会轻易离开的,她一个箭步上前,挡住了夏季,怒视胡大少。“哼,螳臂当车,自不量力!”胡大少斥道,接连和会些三脚猫功夫的喜鹊过了几招。他不是没有练过的,趁空挡一掌振在喜鹊腰间,喜鹊一个趔趄,头撞到桌脚,流着血昏了过去。胡大少见她不动,又一脸坏笑着冲夏季过来了。
  夏季知道这个时候不得不跟他动武了,于是亮出指甲,冲上前去,同胡大少对战开来。她担心喜鹊撑不了多久,于是招招求快,想尽力制住胡大少的刀,遗憾的是她太过焦急,除了抓伤了胡大少的脸外,没能再治得住他,反被他再次逼至床边。
  “哼哼,我看你就从了我吧!”胡大少邪恶之色溢于言表。看着他的狰狞和昏迷的喜鹊,想到失踪的呆呆,夏季绝望了,闭上眼。可天意弄人,耳边突然有个熟悉的低沉男声道:“拿耳环射他!”夏季仿佛落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伸手摸到耳朵,拔下一只耳环,弹指一推,只听胡大少一声惨叫,夏季睁眼,见胡大少的一只手掌被一只耳环变成的五个小圆圈型的暗器所伤,手指竟齐刷刷地落了,刀也“哐啷”一声着地,血腥无比。他顾不得拿刀,惨叫着夺门而出。夏季连忙起身去查看昏迷的喜鹊,还好还好,她的头只是擦破了皮。夏季替她止血,又扶她到床上歇息,再收拾好屋子,坐下来,突然间想起一个问题来:刚刚那声音,怎么那么像重楼呢?难道他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不得不说,夏季小盆友,乃真相了。。。
下章码楼哥的戏~




迷失森林

  花开二朵,各表一枝。
  在夏季同胡大少纠缠不休的时候,柳家大少奶奶和二小姐柳妙儿带着大队人马冲向后山。她们相信呆呆就在那儿,她们也确定不除了呆呆,夏季的事根本解决不了。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上午,夏季离开大饭厅后,听完柳妙儿对那上艮下坤之卦的解释,二夫人、大少奶奶和二小姐三个金银山庄掌权的女性以及大少爷柳倪、二女婿胡大少一同聚到了平日里开家庭会议的地方——金银聚义厅。一进去把门关上了,柳妙儿就道:“这女人不是个等闲之辈。”“我早就料到了。”二夫人说,“你看她的样子,多像你娘亲!除了你妹妹还有谁会长成那样啊?”“我不是说这个!”柳妙儿回应,“她虽然跟媚儿长得一模一样,却比媚儿多出好大一份英武之气,你有没有注意到,她的眉心有个隐隐约约直闪的红点?”“这倒没看出来。”二夫人说。“你老眼昏花了!”大少奶奶反驳,“那红点若隐若现的,有灵力都看得出来!”“妙儿,你说那是为何?”柳倪问。“我猜,是魔尊重楼。”柳妙儿环视所有人,答道,登时,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魔尊重楼?他可不是好惹的!”二夫人惊呼。“是啊,那位小姐看上去柔柔弱弱,怎么会同重楼有关系?”胡大少反问。柳妙儿白他一眼:“你看人有准的么?我猜,是魔尊重楼收留了她,训练她,教她武功让她回来复仇的!”“可我亲眼见她断了气!”大少奶奶说,“不可能,若她真是柳媚儿,也不会带狗回来!媚儿当初最不喜欢狗了!”“此一时彼一时,也许,重楼训练得让她喜欢狗;也许,她带狗就是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以为她不是柳媚儿!别忘记了,她的情人是豺狼!”“有可能。”柳倪说,“可这魔尊重楼怎么会同她扯上关系?”“这我不清楚,”柳妙儿摇头,冷冷地说,“不管怎样,我们要先除了那条狗,再做打算!”
  当晚,造化弄人,呆呆同夏季分开了,给了柳妙儿一干人等机会,她们分工合作,让二夫人和柳倪留在山庄照顾柳老爷、也负责接应,胡大少负责稳住夏季,其他人去后山捉狗。当一大堆人举着火把,拿着呆呆的画像去了后山,地毯式寻找呆呆时,呆呆已经修炼到最紧张的时刻,绝不能有丝毫打扰。
  柳妙儿和大少奶奶还不知道胡大少被夏季打伤的事,那时她们带着人,用灵力把眼睛抹亮,在黑暗的林子里四处搜寻,忽见不远处一道白光闪现。柳妙儿首当其冲,大步跑了过去,忽然看见一个浑身发亮的少年,面目俊秀美观,奄奄一息靠着一棵大树躺着,似乎很累很累。大少奶奶也跟过来了,一见就惊呼:“哟!这是谁家孩子,怎么躺在这里?”边说边往那少年身边走,“长得好生俊俏呢!”可就在她走近的时候,白光一退,那少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奄奄一息的呆呆躺在地上直喘气。
  柳妙儿略略掐指一算:“大事不好!”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红光闪现,大少奶奶只觉得胸口重重挨了一掌,往后直退,血也喷了一口,一个赤发红瞳、高大威猛、不可一世的男子站在她面前威严地道:“尔等小妖,莫要妄图伤人!”“魔尊重楼?!”柳妙儿定睛一看花容失色。“哼,”重楼扭头,“算你有点见识!”“好狗不挡道!”大少奶奶被打跌了面子,啐一口,又命令手下人,“给我上!”仆从抗拒不得这命令,冲上去,却被重楼只用一招通通秒杀。重楼冷笑,扬手:“杀狐狸,本座倒是过瘾。”大少奶奶还怄气,柳妙儿拉住她,示意不可,带着她转身逃走了。重楼这才放下手臂,转而看呆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喂它喝了一口。不一会儿,呆呆睁了眼:“爸爸……就知道你会来……麻麻呢?”“我已去看过她,你不必担心。”重楼将那玉瓶放进它手里,“这是天仙玉露,补精气神,你每日喝上一口再修炼,是极好的。”“多谢,爸爸。”呆呆想起身感谢,却被重楼按住:“等等,你多休息一会儿。”他看着它,压低声音,“休息好了我带你去见她,你跟她说赶快走,这个所谓的金银山庄处处危机四伏,不好多留。”“爸爸,为什么,您不自己去跟麻麻说?”呆呆问。“我不能去见她。”重楼摇头。“为什么?”呆呆坐起,“您一直在想她,在暗中相助啊!”“你不懂。”重楼叹口气,“好好修炼吧。”呆呆只好不再问了。
  顿了一会儿,呆呆又问:“爸爸,你所指的危机四伏是什么意思?”重楼不语,想了想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吧。”他抱起它,在夜空中御风飞行。他们降落在金银山庄的一个大宅顶上,借着月光,重楼一手抱着呆呆,一手掀起一块瓦片,他和它不约而同朝里张望。
  二夫人端着一碗熬好的药,坐在一个昏昏欲睡的老年男子床前:“老爷,喝药吧。”原来这里是柳言举老爷的房间,柳老爷此时正倒在床上,看上去虽说瘦弱无比,却也精神矍铄。除了二夫人以外,大少爷柳倪也坐在离床不远的桌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茶。
  柳老爷似乎不愿意理二夫人,他摆摆手让她把药拿开。柳倪见这阵势,走过去问:“爹,您这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柳老爷嗓子哑哑的,“我,告诉,你们的话,你们,可都,记得了?”“记得记得。”二夫人应付道。“不是问你!”柳老爷瞪她一眼,又说,“倪儿……”“爹爹的话,倪儿句句记得。”柳倪道。“那,那,你们为何,要加害,那位,夏季,小姐!?”看来,柳老爷虽病,仍可开天眼,明察秋毫,“我,告诉过,你们!不许害人!不许做这,伤天害理之事!你们,你们都记得?都记得?嗯?”“爹爹息怒,息怒啊!”柳倪把药端过来,“快喝了药吧,别气坏了身子!”“哼!”柳老爷反手一打,药碗应声而岁,“当年,你们害了,我小女婿段凌云,又害的,我最小的女儿媚儿殉情而死!把我气坏身子,还不够少吗?”“哼什么哼,老东西!”二夫人突然爆发了,跳起来斥道,“我忍你很久了!当初,不是你先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吗?”“二娘!”柳倪劝到。“哼,我那是,想考验他们,有没有在一起的决心!你们倒好,伤天害理,无情无义!害得我落进了不仁不义里!!”柳老爷继续怒气冲天。“那又怎样,你自找的!”二夫人咄咄逼人,“如今那个夏季,是我们的心头大患,若不除她才是天理难容,老东西,你别管!”“你,你……”柳老爷气得气息不匀,倒在了床上。就见柳倪在一旁不停地叫:“爹!爹!你怎么啦?传大夫!传大夫!”呆呆仔细一看,柳老爷吐了一大口血。估计被气得够呛。
  又过了约一盏茶的时间,就看见大夫来了,上上下下一清理之后,摇头对柳倪道:“老夫已经尽力了,老爷油尽灯枯,怨不得人了。”“你!”柳倪差点要抓大夫的衣领,手举起又放下,然后转而想扇二夫人耳光,二夫人冲他一瞪,他也就不敢了,转过身去,跪在床前,开始痛哭。不过,回天乏术,柳老爷已乘鹤西去……
  “咱们走。”重楼盖上瓦,低声对呆呆说。
  
 
作者有话要说:啊啊,码字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