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1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们比个武,赢了随便你去哪,输了你就自尽,怎么样?”喜鹊在一旁听这话,忙凑近她耳朵小声道:“夏季小姐,不可以啊!你敌不过二小姐祖传的银焰掌的!”夏季知道她为了自己好,却并没采纳她的建议,转过身将怀里的呆呆递给她,微笑一下:“帮我照顾好呆呆,别担心,我会好好的,相信我。”“小姐……好吧。”喜鹊犹豫了一下,接过呆呆,点点头。
  在漆黑的天空下,夏季VS柳妙儿的大战,正式开始了。夏季心里并不很清楚残尘给自己的武功对付面前这个柳二小姐应该是个什么情况,但好在有玲珑饰指甲、耳环、簪子三样护体,至少不会太糟。见柳妙儿举起泛着蓝银色光的右手掌,她也露出自己金光灿灿的指甲迎战。随着柳妙儿的一声大吼,她们激战开来。别看她们都是女人,每招每式却都那么稳、狠、准,有力至极、紧张至极。夏季看出柳妙儿的银焰掌,就是掌上以灵力和内力激发出银色火焰,拍到哪里,哪里就会烧得一片灰黑,所以很警惕,左躲右闪一直没有被拍打上。在躲躲闪闪之间,时不时她的龙爪手还可以抓到点什么。大概战了二十几个回合,喜鹊抱着的呆呆看到,柳媚儿想用一记猛掌拍夏季的头顶,却被夏季反手抓破了脸皮。血痕丝丝,让柳妙儿的表情更恐怖了,她摸摸疼痛的脸,更加怒气冲冲,愤然上前去,又和夏季一顿厮打,毁容让她阵脚大乱,猝不及防地,她被夏季一脚踢开。
  柳妙儿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夏季收了手,对她道:“念你是家人,我不动你。”她转过脸去,不想再看这个骄纵的柳二小姐了。
  看来,夏季这一边算是挺强了,不用担心,于是喜鹊和呆呆的脸转而看向柳倪。嗯,情况不容乐观,因为柳倪虽然没有被二夫人制住,却双拳难敌四手,二夫人和柳妙儿来时足足带了五十人以上,在二夫人占上风时蜂拥而至,压住柳倪,把从他手里夺的剑架在了他脖子上,把他双手捆了起来。
  喜鹊知道不能让柳倪死,赶紧放下呆呆,朝人群奔去。然而,二夫人不是不警惕的,她一转身,擒住了喜鹊细瘦的肩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呆呆见这一幕,赶紧冲同柳妙儿说话的夏季喊:“麻麻麻麻,这边!!”夏季一回头,正巧,二夫人一狠心一皱眉,一刀削去了喜鹊的头。
  “住手!!”夏季冲二夫人吼道,“你怎么敢趁人之危!”“哼,我就趁人之危了,怎么着?”见二夫人还要动手,夏季想往那边赶过去,不料身后,柳妙儿一跃而起,一只手扭了夏季的胳膊,另一只手抓住了夏季的脖子,扼紧她的咽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柳妙儿笑道,“二娘,咱们今天可是大丰收了。”“是啊是啊。”二夫人一笑,“咱们现在就解决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吧!”“你们敢!”柳倪早就浑身是血,依然坚毅果断,扯着喉咙吼道。“我呸!”二夫人瞪眼,啐道,“现在就割了你舌头,看你敢不敢吼了!”“大哥!!”夏季叫道,“有本事就冲我来,不要为难他!”“呵,你倒是不怕死啊?”柳妙儿的手暗暗发力,“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夏季把眼睛闭上,她不知道会怎样,听到耳边呆呆的哀号和柳倪的哭喊,眼睛也涩了好多。可就在这时,她感觉,柳妙儿的手一下子松了,接着“呼哧”,好像有一阵风刮来,把她刮走了似的。
  耳畔又有一个空灵高亮的声音迅速响起:“尔等小妖,不可在此作孽!”夏季睁眼回头一看,啊,白衣胜雪,羽扇纶巾,紫气缭绕,飞翔在半空的一个光明磊落的大侠,背着一把长剑,手持一只金葫芦,缓缓降了下来。
  那个人,不正是自己初穿越时,在蜀山遇见的有些迂腐却又有些俊秀灵巧的掌门,徐长卿徐大侠吗?夏季一下子觉得放心许多,因为蜀山就是捉妖的啊,看来他们有救了!
  “夏季姑娘,长卿来迟了,抱歉。”徐长卿摇摇葫芦,朝夏季走来,作揖道。“不迟不迟。”夏季笑,“长卿大侠怎么有空到这儿来?”“这里本就是妖界同蜀山仙界之交点,长卿今日受人之托到此查看,故而发现了姑娘你。”“受人之托?谁?”夏季问。“啊,姑娘,此刻怕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徐长卿说着,把葫芦往地上一放,顿时,葫芦长得好大,开口就吸,把那金银山庄邪恶的二夫人连同她的那些个打手,一个不漏的收了进来。
  “夏季姑娘,”徐长卿并没有收被捆绑的柳倪,“这位柳家少爷,是姑娘你前世的兄弟,性格倒也正直,看在这份儿上,长卿不收他。”夏季听了这话,立即跑过去替他解了绳子,又去把呆呆抱起,柳倪起了身,匆匆走到徐长卿身边,跪下来磕头道:“多谢大侠救命之恩。”“不用谢我。”徐长卿道,“你速回你的金银山庄,料理家事吧。”“多谢大侠。”夏季也行了个礼。“不必客气了,不知姑娘今后要到哪里去?”徐长卿问。“我也不知道。”夏季摇了摇头,“不过我是不会回妖界了。”“那魔界呢?姑娘原本就属于那里。”徐长卿道。“我看也未必吧。”夏季摇头,“我的身世到现在还是个谜,我一直想解开它,却越陷越深。”“妹……夏季姑娘,”柳倪插嘴道,“你不妨跟着长卿大侠去仙界寻些能人异士,或许,柳暗花明又一村,不是么?”“柳倪大哥,你跟我想的一样。”夏季点头,“当初老魔尊残尘说‘若回不去便向前走,总归有该走的路’,我想我也只能这样了。”“如此甚好。”徐长卿点头。
  夏季抱着呆呆,和徐长卿目送柳倪离开。他们决定迈入蜀山地界,却完全不知,在他们身后的森林里,一个赤发红瞳的男子一脸忧愁地消失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写得我真的头昏脑胀了,大家凑和着吧~~~




百草观

  直到柳倪的身影完全看不清了,天边也露出鱼肚白,夏季才踏上徐长卿长长的御风飞行的宝剑。早晨凄冷的风吹得她有些缩手缩脚,让她紧紧抱住怀里的呆呆。“天凉了。”徐长卿道,“夏季姑娘出门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呢?”这就是江湖大家长啊,夏季愣了一下,笑道:“原是应该多带些衣服的,但是走得仓促就没来得及。不知蜀山附近可有什么集市?我腰间还有几锭碎银子,可以去买。”“啊呀,真是不巧。”徐长卿摇摇头,“蜀山乃修仙之地,离凡人的集市颇有些远。”“那你们蜀山有没有多余的道袍什么的,我穿衣服不挑的。”夏季说。“呃,”徐长卿无语了半分钟,又道,“姑娘着我蜀山道袍,怕是不妥。更何况,蜀山弟子均为姑娘的异性,姑娘恐怕也不便久留啊。”“那,那怎么办呢?我说了不想回去。”夏季没辙了,反问徐长卿。“夏姑娘若非要留在仙界,长卿知道有个去处很好。”徐长卿不怒不威,正色道。“那我们快去吧。”夏季点头,表示同意。
  他们又飞行了约半个时辰,宝剑缓缓地停了下来,降落在一处山间台阶前。“这儿是蜀山腰上的一座坤道观,名曰百草观。”徐长卿遥指前方,一脸虔诚。夏季抬头,见面前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镶嵌着一座黑灰色圆形大门,门上的匾额提着几个娟秀的字:百草观,门的两边柱子也是黑漆的,贴着一副黄白色对联,上联是“仙道贵生”,下联是“无量度人”。“好一处清幽的修道之地。”夏季想起小时候背过的《道德经》里的句子,“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没看出来,姑娘与道家还颇有些渊源。”徐长卿彬彬有礼,“这儿不及蜀山喧嚣,确实是个悠闲修道之地,这里的观主芝芹道长乃是修仙之人,早就不食人间烟火……”“长卿大侠你放心,我不会打扰观主清修的。”夏季知道他的顾虑。“姑娘真是聪明,一点就透,走吧。”徐长卿引路道。
  他们刚刚走到门前,还没有敲,“吱呀”一声,百草观的原型大门就自己打开了。穿过大门,夏季看到了一片开阔之地,竟是绿草地同黑土组成的巨大太极图,一个手持拂尘,花白头发的道姑端坐在正当中,一脸慈祥而淡然的微笑着看着她。
  “芝芹道长。”徐长卿行礼道,“打扰您清修了……”话还没说完,玄道长笑道:“万物有始有终,徐掌门来此地之前,贫道早已推算出夏季姑娘的脚步了。”“道长圣明啊。”夏季吃惊,“长卿大侠,你们蜀山仙界果然尽出能人异士。”“姑娘过奖了。”徐长卿微笑,又看向芝芹道长,“您即已推算出夏季姑娘会来此地,长卿也不必赘述,只想请问道长,可否收留夏姑娘小住?”“呵呵,”芝芹道长始终是笑着的,“贫道这里清幽冷静,万事万物都要靠自己亲力亲为,不知夏季姑娘可守得住清苦么?”“道长!”夏季听她这么一说,立即跪下道,“我不怕吃苦,只想弄清自己的身世!望道长成全!”“呵呵,姑娘不必紧张,”芝芹道长点头,“你与我道家渊源颇深,既愿意留在百草观,贫道也甚是欢迎啊。”“多谢道长。”夏季和徐长卿不约而同地说。
  告别了夏季和芝芹道长,徐长卿再次乘上宝剑,飞上云霄。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他才在云层里停下来。
  “出来吧。”他回过头,“堂堂魔尊何必藏头露尾呢?”随之身后气浪波动,赤发红瞳的男子闪现出来,还是那么冷酷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为什么送她去那里?”他没头没脑地问。“可她不肯回魔界,”徐长卿作揖道,“长卿也劝不动她,有什么办法。”“哼,无能。”重楼斥道。“不,魔尊,长卿斗胆说一句,恐怕不是长卿无能,”徐长卿第一次抬眼直视重楼,“夏季姑娘的心结,只有魔尊大人您可以解。”“此话怎讲?”重楼皱眉,像是在思索。“这个,”徐长卿耸肩,“人界有句老话,‘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请恕长卿无能了。”“呵,”重楼冷笑一声,“文字游戏玩得不错,你且去吧。”于是徐长卿又作了个揖,御剑飞行,离开了云端。
  “她的心结……”重楼喃喃自语一句,话音落了,挥手拨开云雾。天际间,似乎到处都是她的脸,这场面让他宛如默片。
  三日后。
  这几天,夏季实在是无事可做。的确,在这个凄清孤寂的环境里虽说可以修身养性,但是她毕竟是个俗人,没什么耐性。早上醒来呆呆又出去玩了,她忙起身,在古刹里游走,既为找它也为闲逛。
  所幸她刚出了门,没走几步就看见呆呆从身旁蹿过,唯恐它打扰到芝芹道长清秀,她忙叫住它道:“哎哎,你到哪儿去呀!”“麻麻!”呆呆看到她起来,露出一副开心的大笑脸,“你醒啦!”夏季看这幅可爱样子,忍不住过去抱起它来:“你今天气色好像不错啊。”“是啊是啊麻麻~”呆呆在她怀里蹭蹭,“这儿是仙界嘛,吃的喝的都很补,把呆呆都养胖了哦。”“你还没告诉我,到底要去哪儿啊?”夏季捏捏呆呆的脸。“嗯~”呆呆挤挤眼睛说,“麻麻你来得正好,呆呆知道那边有个很大很漂亮的花园,刚才正准备过去玩,就见麻麻你来了。”“那我们一起去吧。”夏季笑着说。
  于是由呆呆带路,一人一狗很快绕过庭院,到了房子后面。真如呆呆所说,屋后是一片生长茂盛的园子。不过不是花园,因为刚一进去,夏季就闻到了一股清幽的草药味儿。“真香啊。”看来呆呆也闻到了,它笑着赞叹。“嗯。”夏季点头,轻轻地说,“百草观,原来真有百草之居,没想到。”
  “姑娘没想到的,恐怕还有许多。”身后响起慈祥的声音。夏季回头,原来芝芹道长正在这里摆弄草药钵子。“道长早。”夏季恭敬地对她行礼。“姑娘不必多礼,只是贫道正在修葺园内百草,恐怕不便接待。”芝芹道长说。“道长,我现在无事可做,如您不嫌弃,我可以帮您干活。”夏季恳切地说。“呆呆也可以!”呆呆插嘴。“好啊,麻烦二位了。”芝芹道长依旧慈祥。
  开始了修葺草药的工作,夏季和呆呆都做得很卖力。不过,夏季的好奇心始终很严重,大概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芝芹道长发现,她的目光被一株植物吸引了。
  这确实是一株独特的植物,根圆球形,一枝独茎上生有七片叶子,头顶处一朵黄绿色花。夏季从没有看过这么有意思的植物,于是盯着它看了好久。“道长,”呆呆问,“麻麻看的那个是什么呀。”看来它也喜欢上那株植物了。“呵呵,”芝芹道长淡淡地一笑,“姑娘别的草药不识,可不能不认识它。”“为什么?”夏季抬头,问。“此乃姑娘心中分量最重的药草了,别的植株哪里比得过它。”芝芹道长提示。“这不是竹子啊。”夏季反复拿捏着芝芹道长的话,仍没有理解。“不,姑娘,”芝芹道长说,“此乃七叶一枝花,重叠如楼状,故而得名重楼也。”
  “哈?”夏季有些吃惊,又有些好笑,“原来重楼,是种中草药的名字!”芝芹道长点头:“不错。初,蚩尤以百合科七叶一枝花造重楼,故而当今的魔尊武功卓尔不群,性格高傲不羁,却仍重情重义,心中柔软。”“原来如此。”夏季重复了一遍芝芹道长的话,又说,“旁边那株也是百合科的吗?花好艳丽,好美啊。”她指着中药重楼的右侧钵子。“是,这株也属百合科,乃是忘忧草、宜男草,本名萱草是也。”“萱草……”夏季喃喃念道,“紫萱吗?”她的表情暗淡下来,“重楼的旁边是紫萱……原来他们本就是一对儿啊。”“不,你看看重楼的左边再言。”顺着芝芹道长的话,夏季把脸转向中药重楼的左边钵子,看见一株四棱形茎、叶子四片轮生、开着小小花朵,努力生长的药材。相比萱草的艳丽,这小小的一株反而同重楼的黄绿色花朵更配。“这是什么?”她赶紧问。
  “此乃活血茜草,是武林人士最需要的药材之一,虽易采却不易种,实则难得其的好品质。”芝芹道长说,“百草观是仙界最适宜种植草药之处,千百年来却只得这一株最好的,故前任道长赐其名曰灵茜,别名璇玑草,璇玑乃北斗魁四星,以次命名,突出其独特而珍贵。”“这么厉害啊~”呆呆插言。“夏季姑娘,人世间感情易得,真情却难逢,何况生死有命,情却由心,”芝芹道长说,“千百年来感情之事可歌可泣者甚繁,而姑娘应当重视自身,尘缘到即要抓紧,好生培养才得独特而珍贵。”
  “道长,或许我懂一些了。”夏季淡淡地说。“只懂一些哪里够。”芝芹道长摇头,“你与贫道相识一场即是有缘,也罢,请随我来。”她出了园子,夏季丢下还在痴痴赏草药的呆呆,紧随其后。
  
 
作者有话要说:中草药知识还是要普及一点的!!
虽然我也只是二半吊子……




往事画像

  上回说到,夏季随芝芹道长离开百草园,静静地到了百草观另一处屋子前。那里依山傍水、很是静谧,夏季环顾四周,注意到屋外的石子路两旁全是枯枝烂叶,石子路上却一尘不染;宅子外的走廊一角上有个燕子窝,但是空空的;本身百草观里到处都安静得很,但这儿确实静中之静,仿佛很久都不曾有人来住,却总有人来打扫似的。夏季还想再多驻足观望一下,就见芝芹道长推开了屋子的门道:“进来吧。”夏季没有多想,快步走了进去。
  猜得果然不错,屋里的气味让她马上感觉到这里很久没人住。但是,这里的一切摆放得都异常整洁,仿佛这个屋子的主人只是出了远门,过一阵子就会回来似的。夏季在屋子四周转了转,眼球被墙上的一幅画儿吸引住了——那是一幅美人图,是一个坐在绿色黑色相间的太极上的道姑,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清新脱俗、美丽大方,有一种仙女下凡般的神韵与气质。只是夏季越使劲看那幅图,越觉得不对劲。后来,她回过头:“这图上的是道长你吗?”“不是。”芝芹道长摇头,“但是姑娘,你觉得那图上的人很是眼熟吧。”“是啊。”夏季点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怎么觉得她有点像我啊!”“不错,姑娘好眼力,”芝芹道长称赞一句,“但是这图上画的,乃是我五百年前仙逝了的师姐芝苇。”“芝苇道长?”夏季不解。芝芹道长找了个蒲团坐下来,夏季也过去坐在她旁边。然后,芝芹道长启朱唇,说起了那段往事。
  “五百年前,蜀山仙界百草观主林颖师父收养了许多被弃女婴,芝苇师姐就是其中之一,她入观一年后,师父才收养贫道。芝苇师姐被弃的时候还在襁褓之中,但是通过几年修道,她逐渐显示出天资的聪慧,所有修道者都赞她是难得一见的与道家渊源颇深之人,所以她修成正果实则非常容易。在她二十岁之前,本一直是潜心修炼的,然祸福相依,二十岁生日刚过,有一个年轻凡人男子上山求道,与师姐邂逅在百草观外。”芝芹道长娓娓将往事说出,夏季却颇有些不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