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1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阕约旱陌参2还耍∧阏饷醋觯娌恢档茫】魑一鼓昧橐┲阈扌校晕憧梢缘靡环菡兀 薄啊舸裘拗恚魃酰苛黪锶艘桓觯斡茫俊绷黪⊥罚傲黪溃笕四皇遣欢椋牵沟淄橇耍裁词钦娴陌椋〖热绱耍黪ù鸲魅耍簿鸵媚瞧鹱畛醯陌椋 
  重楼再也无话可说,突然他注意到流觞已经渐渐变得稀薄,不再亮白了。“你……”他惊住。“……流觞如今……已功成,可以……身退……”少年虽然痛如刀割,笑容却依旧明媚璀璨,他浑身上下开始消融,速度渐渐加快,“请替呆呆,同麻麻……道别……”“不要!”重楼想上去抓它,却只抓住一缕烟雾,流觞,或者是呆呆的魂魄,一去再不复返……
  “呆呆!!!”结界里的夏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狠狠捶打着牢固的墙壁,“不要死!!不要死!!”她怒视月老,“你这该死的老头儿,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月老看了看她悲伤的神情,居然笑道:“出去作甚?反正救不了他了。”
  “不,不,我要出去,重楼一定有办法救他的,一定有的!”夏季大大摇头,月老却抓住她的肩膀:“你啊,转世这么多次,任性的毛病还是改不掉。”他施法让结界移动开,“乖乖地跟我回去,上天不会亏待你的!”“……”夏季不懂他的意思,可是身不由己,她远远地看着重楼也从姻缘宫淡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只是把紫萱崩坏了一点儿~
而且,让女主跟呆呆拜拜了……




呆呆去世之后

  前情提要是,在亲眼目睹了流觞,也就是呆呆的魂魄四分五裂之后,夏季狠狠撞向结界,却被月老大力地拉开:“不要再做无谓的事了,乖乖跟我回去。”夏季狠狠瞪了他一眼,却看见他仍旧一脸微笑——老狐狸?真让人厌恶。
  她不再看他的老脸,转而回头看了一眼放春渊,发现重楼也一闪身没了踪影。不知道他心里难不难过啊,她这样想着,月老已经把结界移走,带她回那个小院子了。
  她被关进了一间没什么光线射入的屋子里。然后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抱着腿坐在墙角。这一幕突然让她回忆起和竹子感情揭穿的时候,被父母拖回去关禁闭的样子。恍惚间,她感觉这么久以来做的所有事都如梦境一般——如果闭上眼再睁开眼,自己还在去美国的飞机上,飞机没有失事,怀里还抱着呆呆……想到呆呆,她的意识一阵波澜起伏,从第一次听到它说话,到它被绑在树上点燃;从它和她在魔界西宫相依为命,到她逃走它带她去见残尘;从她和它在冥界大吃糕点,到它痴痴傻傻看着百草园内百草;从她跳涯之前,到它最后的告别……种种飞逝,令她的眼睛模糊了,一大颗泪冰冰的,顺颊滑下。
  房间的门就在这一刻开了。月老还是那么微笑着,走了进来。吓得她转脸,猛猛地擦着眼泪——可不能让他白白看笑话!月老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饭菜和酒壶。他看她一眼,笑道:“我原以为,你会同我大闹一场,没想到……”他坐了下来,“你和你从前一模一样,除了任性、肆意妄为和大大咧咧外,还是那么坚持,那么隐忍,也难怪重楼与你的姻缘几世都不断。”夏季撇过脸,就听他自顾自地说,“身为魔尊,重楼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但是高处不胜寒,他注定会长长久久的孤独……好在上天是公平的,生了一个你,可以来配他。”夏季转回脸,不解地盯着他,又听他道,“是,他喜欢过紫萱,不管他记不记得你,你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也一定会喜欢上紫萱的……因为紫萱让他懂了爱情。至于你……”月老淡淡一笑,“我不多说了,天晚了,来吃点东西,再同我怄气吧。”
  夏季皱皱眉,唉,听不懂这诡异的老头的话。不过肚子确实饿了,无论如何不能不吃饭,她起了身,走到桌边坐下。月老给她倒了点儿酒:“喝一点,会舒服些。”夏季不理他,兀自地端起碗来,扒了一口饭进嘴,细细地嚼着,突然觉得嘴里有点什么不对劲。“噗通”,她吐出了一个金色的丸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怒视月老。“呵,就知道这招你一定会发现。”月老笑道。“你想毒死我吗?”她语气很重。“有这么毒人的吗?”月老还是淡淡地笑着反问,然后顿了一下,又说,“看来,我应该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了……”
  故事分两头讲。
  重楼目睹了流觞的死之后,心里感慨万分,他握紧双拳,本来因为和夏季的过往,他已经对天庭很不满,如今呆呆去世,更加让他憎恨安排了这一切的上天!他急急地闪身,穿过神魔之井回到魔界,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魔极宫内。
  自从夏季走后,妍媸就被重楼调到魔极宫做丫鬟总管。今日看到尊主大人怒气冲冲而回,她清楚他一定还是为了魔妃娘娘的事。小心翼翼地,她给他上了杯茶。不想,尊主大人刚执起茶碗,就大力握紧,霎时,茶碗碎成粉末。妍媸再抬头看时,重楼的双眸似血,闪着恐怖地红光。
  “宣四大护法觐见!”他威严地说。
  魑魅魍魉四大护法,自两千年前神魔两界和解休战以来,很久没有听到这么宏伟的作战计划了。尤其是魅,几乎听得目瞪口呆:“尊主大人,我们真的要为了魔妃娘娘,同天庭对抗吗?”“哼!”重楼瞪她,“从本座登上魔尊之位以来,多少年尽心尽力替天庭镇守神魔之井,从没发生过无法解决之事!然天庭待本座又如何?于情于理,本座都不可能再平静下来,除非天庭肯交出夏季,否则本座就要闹得神界不可开交!”“……是。”魅想了想,表情由暗到明,同魑魍魉三魔不约而同道,“属下定当全力配合!”
  “好!点十万精兵,随本座杀上天去!”
  月老娓娓将所有告知夏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始终很慈祥,让她不得不觉得他的想法都是正确的。“既如此,你吃还是不吃?”月老说完的时候,又问她道。可是,夏季沉默了。
  “让你一时马上接受,似乎也不大可能。”月老站起身,笑笑,“你就在这里,好好考虑吧。”说完,他大步出了房门,黑夜,已经来临了。
  夏季把那颗金黄色的丸子捏在手里,又一次抱紧膝盖,坐到墙角去。
  
 
作者有话要说:我写的,真的不是种马文啊~~
BUG已修改,现在本章更完了~~




神魔对峙

  天边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重楼已经率领着魔界十万精兵,狠狠地逼上天庭去。继飞蓬之后镇守南天门的四大天王,不约而同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急忙调兵遣将,准备堵住魔兵的大肆前行。魑魅魍魉四大护法打头,看到天兵天将也擂鼓上前,赶紧回禀重楼。重楼此刻正身着金色盔甲,内穿红色锦袍,御风飞在高空,威风凛凛,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也潇洒地一伸手,大军见状,迅速停了步伐。
  四大天王同重楼打了个照面,他眼见他们面面相觑了一阵,又听多闻天王道:“魔尊重楼,你此刻率兵上天,所谓何事?”“哼!”重楼冷笑,“你多闻天王素以广知天下事闻名,不想消息居然如此不灵!本座带兵前来,就是为了反对神界、捣毁天庭、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啊?!”其他三个天王都一惊,却见多闻天王收了脸上恭敬之色:“好你个魔尊重楼,胆大包天!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么?你不过是为了被天庭扣住的仙女茜璇的转世罢了!”他顿了一顿,又道,“那茜璇是犯了我神界之法才有此下场的,你还是不要肆意妄为,做这逆天之事吧!”“哼,什么狗屁神界之法!”重楼骂道,“世人谁不知你们神界肆意操控生杀大权,以什么礼法道德约束他人,还忘恩负义,枉本座这么多年规规矩矩镇守那神魔之井!废话少说,出招吧!”
  四大天王见重楼盛气凌人,知道他此刻不会轻易放手,互相使了下眼色,立即退了后,接着,重楼感觉脚下气浪滚滚、云朵震动,顷刻之间,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抬头一看,眼前的神灵约九丈高、三丈多宽,手中举有大铁锤一个,“本座当是谁,原来是神界最大的脓包巨灵神!”重楼耻笑,“你们还真会派人阻拦本座大军!”说罢,他摇身一变,自己也长得同那巨灵神一样高大,他甩动双手,腕刀应声而出。
  巨灵神不说废话,挥舞着大铁锤就冲过来,重楼虽然与他一样高大,却比他的身形灵巧许多,迅速闪身就到了他身后,腕刀直逼他的脖颈。等巨灵神反应了转过身来,重楼又一次绕到他身后,还是招招直取要害之地。三两下这么一来,巨灵神发了狂,大吼着,眼睛都变红了,举起大锤就要砸重楼的天灵盖,重楼一弯腰,双边腕刀扎在巨灵神双脚筋上,霎时血花飞溅。巨灵神痛苦倒地,所以重楼虽然没有取他性命,却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四大天王见状急忙鸣金收兵,收了巨灵神。重楼也恢复了本身,斥道:“派这么个脓包前来,就想抵挡魔界精兵?笑话!”然后一挥手,“跟我上!”众魔兵见重楼轻松赢了巨灵神,都士气大增,吼叫着冲了上来。
  四大天王见情势有变,又觉得天界不能落了下风,就在此时,水德星君和火德星君挤上前来:“情况危急,且以水火拯救吧!”“二位来得正是时候。”增长天王道。水德星君笑曰:“且先以水攻,挡住魔兵又不伤众人。”说罢举起自己的水钵盂,挥手运功,滚滚洪流应运而出,在魔兵与神将之间形成了一条巨大的鸿沟。
  果然,冲在前方的魔兵被大水挡住,无法前进。四大护法无招,急忙转身,望向重楼。只见魔尊怒视一眼,飞身上前,张开斗篷做了个兜子,再一挥手,将眼前鸿沟中滚滚的水流收入囊中。水德星君一看,刚才还有些得意的神情顿时一变,火德星君忙道:“水不行,还得用火!”说罢,做了个法,左手在右手腕子上一按,指尖热辣辣喷出火焰来,直射向以斗篷收水的重楼。他以为重楼会害怕,会落荒而逃,不料重楼一回身,拿斗篷里的水呼啦啦浇灭了红彤彤的火焰。再挥手时,魔兵们勇往直前,大力进军。
  魔尊重楼毁天灭地的本事,自然是不能小视的。四大天王见四大护法带着大军渐渐逼近的时候,有点儿慌乱,阵脚不稳。广目天王道:“如今无法急招厉害的神界将领过来,擒贼先擒王,依我看我们四位不妨下去与那魔尊重楼决个高下,万万不可让他上了天庭!!”几位天王都点头:“是也。”于是他们商议了一下,带好武器,跳了下来。
  “重楼!我等愿与你一决高低!”广目天王大声吼道。“哼!”重楼闻声,傲娇地斥了一句,甩出腕刀迎战。于是手持广目镜的广目天王、拿着宝伞的多闻天王、抱着琵琶的持国天王、握着宝剑的增长天王将他团团围住,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握着宝剑的增长天王率先发难,一箭想要封喉,重楼闪身,以腕刀抵住,说时迟那时快,拿着宝伞的多闻天王上前助阵,打开宝伞一阵风似地把重楼包了进去。多闻天王正在得意之时,手中的宝伞一阵抖动,接着重楼迅猛地破伞而出,腕刀上的股股精气震得宝伞顶部红缨脱落,还让宝伞破了个大洞。重楼再一回神,将增长天王的宝剑震成几段。持国天王见如此,迅速地拨动琵琶弦,想以琴声镇住魔尊,但重楼凝神静气,把魔力在胸前凝聚成球体,以心波的方式一拳击打出去,霎时间琵琶爆裂。广目天王算得上他们中的佼佼者,看到这情形连忙亮出广目镜,反射光亮照在重楼金灿灿的盔甲上。重楼嘴角挑起一丝腐笑,抖动了一下身体,瞬间盔甲似乎亮了许多倍,耀眼地让广目天王都睁不开眼,就听“喀喇”一声,广目镜碎成粉末,化为飞灰。
  魔兵已经与天兵开战,刀剑声呐喊声响成一片。重楼回望一眼,准备加入大军之中,突然,背后一个和蔼的声音响起:“魔尊大人暂且休兵住手吧!”重楼回头:“你是什么人?”“我乃泰山老母,碧霞元君也。”一个衣着华丽、面容安详的老年女子骑着金毛犼,出现在重楼眼前。“泰山奶奶?”重楼略一思索,记得听过这个名头,不过马上他又问:“你来这里做什么?”“让老身来带您去见夏季姑娘,您且收手吧。”“凭什么由你来带本座?”重楼不爽地反问。“因为茜璇,乃是老身的女儿。”碧霞元君自信地说。
  
 
作者有话要说:打斗戏,码得我好辛苦。




剖腹取珠

  听了碧霞元君的话,重楼深深陷入沉思。的确,从姻缘谱上看,茜璇是神界贵族,天帝之女,而碧霞元君在神界声望也是不可忽略的。虽说她此刻出现得挺巧,却也不妨相信。想到这里,重楼挥了挥手,四大护法见状,忙让魔兵们停下了脚步。“魍、魉,你们留下督军,魑、魅,你们俩同本座一起去。”重楼道。“……尊主还有别的吩咐吗?”魍问道,他了解,重楼的心思不会那么简单。只见他的尊主大人嘴角挑起一丝玩味的笑容:“若本座三个时辰还未回来,你们就率兵继续前行!”“是,大人。”魍魉二护法齐道。
  “走吧。”重楼转而对碧霞元君说。碧霞元君默然,转身,一行四位渐行渐远……
  这天早晨,月老推开关夏季的房门的时候,发现她居然以抱膝靠墙的姿势睡着了。月老微微地笑了笑,走过去抚摸着她额前的碎发:“原以为你可以继承我的衣钵呢,哪知道天意难违啊……”他蹲下看着她,抬高声音,“醒过来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夏季这才睁开惺忪的睡眼,皱了皱眉,理好刘海,抬眼看月老一下。月老还是满脸微笑:“收拾一下吧,我们今天很忙。”夏季不说话,没好气地看看他。月老又道:“不管你怎么同我赌气,你都要明白,这一切的事情之后,你是最大的受益者。”说完这句话,他起身,准备离开房间。
  “哎!你等一下!”夏季突然开口了。月老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个东西,我吃了。”夏季顿了顿,说。月老这才停下脚步:“这样才对。赶快梳洗梳洗,吃了早饭,随我去见人。”夏季使劲点了点头。
  约一个时辰过去。
  夏季在月老关她的房子的柜子里,看到了很多麻布衣服。灰土土的颜色,老旧的样式,但是没有办法,身上的衣服沾了好多汗已经馊了,总不能这么出去见人,她挑了其中稍微能穿的一件,又给自己好好洗了把脸,盘好头发,没化妆。出了房门,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吃着粗糙的糕点,喝着酸涩的茶,等着月老。直到她吃完了眼前所有,月老才出现,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走吧。”
  夏季站了起来,跳上月老脚下的云朵,随他飘走。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放春山紫竹林,那里真的很漂亮,紫气缭绕,一眼看去就是神界灵气之地。月老带着夏季降落在紫竹林中心的一片空地上。有一个身着银色袍子的男人已经在那里等他们了。
  “陛下!”一降落,月老就拉着夏季行礼。夏季知道,眼前的就是自己前世的父亲了,心里既紧张又不爽。她悄悄地抬眼看了天帝一眼,居然看到了个宏伟、威严而慈祥的男子的样子,真的像很多父亲应该有的那种面貌。虽然有点气他,但对于很久不见家人的她,这种随气而来的亲情依然非常有吸引力。她呆了片刻,没听到之前天帝同月老说的话,只看到天帝转而对她不带表情地说了句:“今日,辛苦你一下了。”“啊?”她还没回过神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硬。她低头一看,不是吧?!自己居然在石化!?
  她吃惊地看向月老:“怎么会……”话音还未落,嘴也不能再动。她迅速变成了一尊有生命的石像!月老一直看着她微笑,同天帝对视一眼:“陛下,这样她就不会中途冲出来了。”“嗯,夫人去接重楼了吗?”天帝点头,问。“去了,”月老一边挥手将夏季石像变隐身,一边说,“您就按计划行事吧。”
  另一边,重楼还并不知道夏季石化了,他带着魑魅二护法,随碧霞元君一起走。一路上碧霞元君都没说话,直到停下脚步:“到了。”重楼低头一看,放春山紫竹林近在眼前。“天帝在里面等你。”碧霞元君又道。
  “天帝?”重楼嗤笑,“好,本座这就进去会会他。”他带着魑、魅大步流星地走了进去。当然,很快就见到天帝本尊了。
  “天帝老儿!”重楼的话音那么地嘹亮,带着挑衅,连先石化后隐身的夏季都听到了。“怎么约本座在这儿见面?”他问。“这里不好么?”天帝四望一番,“朕有事与你相商。”“呵,”重楼淡笑,“你是要本座收兵,不犯你神界吧。”“是的。”天帝不卑不亢。“可以。”重楼点头,“除非你放了夏季,让她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