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南募舅担澳阏饧一镎湎鸵坏愣疾幌谜湎ё约菏敲矗磕愕酵防粗皇侨思疑锩嬉桓龉停」湍愣穑俊彼植嫜美钡厮担拔抑懒耍翘煸谏衲е阄裁匆课俏遥阄裁匆一乩醋瞿у【褪且蛭蚁衲歉鍪裁醋陷媸前桑亢撸∥蚁袼膊灰袼「嫠吣阒芈ィ淙荒闶悄ё穑阆裎乙郧暗哪信笥阎褡樱俏也换崮媚憷刺娲∪绻愦依凑舛且梦易鲎陷娴奶娲罚腋嫠吣悖菹耄。 彼星楸欧ⅲ亢撩挥幸馐兜剿诔源住6芈ィ菜坪醣徽庵智棺佣话愕幕坝锎蛑辛耍话堰∠募臼萑醯萌盟醯每梢阅蟮梅鬯榈氖滞螅蛋涤昧Φ溃骸澳阍偎狄槐椋 
  “哼……”夏季的哼声盘旋在鼻子里,眼泪顺颊而落,她开始抽噎,“……本来……就是!”见她流泪,重楼熟悉的感觉再度袭来,心猛得一揪,疼得不行,似乎他的心一点儿也见不得她哭泣。他手上的力度渐渐放松了,然后忽然间,他拉过她,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
  “你干嘛啊,你放,放开……”夏季在重楼怀里,不安的扭着身子,小碎拳快速出击。“不哭了,”重楼拍拍她的背,安慰起她来,“我,没有把你当做任何人的替代品,你就是你,我的魔妃。夏季。”听到这温暖的话,刹那间夏季感觉重楼的肩膀宽厚无比,让她可以暂时释放一下无助,于是她扑在他肩上,久久没有离开。
  妍媸知趣地退出屋子,让他们二人好好温存,其实很久以前知道了那段故事,她,还有魔界的很多人就都觉得,重楼真的太单纯太不懂紫萱的自私了。但是迫于尊主大人的压力,他们谁也没有大胆地站出来告诉他。今天总算可以舒一口气了。这个魔妃娘娘真不简单啊,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很好,很强大。
  呆呆在院子里玩了一大会儿回来了,走到寝宫门口准备进去,妍媸一下子把它从后面抱起。“妍媸姐姐,怎么啦?”呆呆回头,问。“你再去玩一会儿吧,”妍媸把它抱到另一处,“你妈妈和爸爸有事儿呢。”“那……好吧。”呆呆点头,于是妍媸把它放了下来,它就跑了。
  它跑回了那天被冰封的让它出不来的山洞,眼里划过一丝幽暗的光泽。
  
 
作者有话要说:恩昂恩昂,还是最爱拥抱最恨紫萱,喵。




魔界灰姑娘

  “嫁给我。”在一阵浓烈地拥抱之后,重楼放开夏季的肩膀,却攥着她的手说。夏季直直地盯着他,想说“好”,可张嘴就变成了:“现在不行。”“为什么?”重楼追问。“或许有一天,竹子会来带我走。”夏季不想伤重楼了,就找了个这样的借口。“我不相信他敢。”重楼说。“这不是敢不敢的问题啦,”夏季偏偏头,“而且我也要跟他说清楚。”“……也对。”重楼思考了一下,说,“三十天。”“什么?”夏季反问。“三十天。”重楼重复,“我不会强迫你,三十天之内,若他来找你,你就告诉他,如果他执意带你走,你可以不留;若三十天他还不来……”“怎样?”“你就嫁给我,做我真正的魔妃,或者,魔后。”重楼目光灼热。
  夏季立马变成麻辣小龙虾一只。(*⊙_⊙*)
  “中午了,吃饭吧。”总算有个比较好的话题把这种尴尬岔开,夏季兀自地想。“好。”万幸万幸,重楼答应了。于是,我们俏皮可爱的女主角穿过寝宫后门,径直入了厨房。
  原本以为,在这个无人懂烹饪的魔界,厨房应该什么炊具都没有,进厨房之前夏季突然有点懊悔干吗用吃饭来做借口。但是推开厨房门,夏季欣慰了——厨房里大锅小锅铲子勺子什么都有,只是没人用,或者说没人会用。巨大的灶台上锅盖严严实实,冷清得很。好吧,夏季心想,看来自己是魔妃的身份灰姑娘的命。
  在夏季的寝宫等了半个时辰,重楼就坐不住了。也是啊,以往都是别人等魔尊,哪有魔尊等别人的?所以,他站起来,也穿过后门,去了厨房。可还没进去就觉得浓烟滚滚飘出,厨房着火了?他一大惊,大步迈了进去。
  就像在神魔之井救她那次一样,浓烟里重楼一眼就发现了夏季的身影。不过这次不是昏迷倒地,只见她小小地蹲在一个角落里,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重楼飞奔过去,一下子抓住她的双肩,将她提起来,大喝:“你在干什么?!”“生火啊。”脸上灰扑扑的夏季用清亮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重楼说,“你们这儿没有人会做饭,柴火也都湿乎乎的,点了半天都没着!”“哼。”看着她那张花猫脸,重楼兀自地想笑,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反手冲灶里一指,火苗就腾腾地起来了。
  “哇~好棒!”夏季开心地鼓掌。重楼第一次看到她这么高兴,心里也特别舒坦。“嘿嘿。”夏季转了个身,去案板那里,边走边说,“我不会用灶台煮饭,也没在你这里看见米,干脆咱们吃点别的吧。”说罢拿起刀,准备把一只洗剥干净的生鸡切开。“等等!”重楼突然说。然后他要她放下刀,自己过去,挥着手指在鸡身上划拉几下,鸡就切好了。“哇哦~”夏季又惊呼。“接下来要做什么?”重楼问。“锅里的水应该热了吧,”夏季说,“把鸡放进去,洗掉血水,再把洗好的香菇、生姜切片放进去,再……”虽然是有点啰啰嗦嗦地,但是重楼耐心地听完了,她在做的时候,他还陪着她。“鸡汤要炖三十分钟。”一切就绪后夏季乐呵呵地说。“就这么干等?”重楼问。“是啊,”夏季说,“还好你来帮忙,我刚才觉得自己像灰姑娘似的呢。”“灰姑娘是谁?”重楼锋芒一转,问。“你不知道?哦对。”夏季反应过来,一笑,“是个故事里的人物。讲给你听好不好?”“好。”重楼看着她,点点头,他发觉喜欢听她说话。
  “灰姑娘是一个长得很漂亮却身世很可怜的女孩子,她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后来他的爸爸娶了另一个妻子,那个女人还带回来两个好吃懒做的姐姐。后来,她的爸爸也去世了,于是,灰姑娘的后妈把她赶到阁楼上住,让她吃不好穿不好,还让她给她的两个姐姐做奴婢。到了灰姑娘十八岁那年,城里的王子过生日,举行盛大的舞会。后妈和两个姐姐把她锁起来不让她去,她就只能在院子里哭……再后来,她妈妈的灵魂出现了,把南瓜变成马车,把老鼠变成骏马,把狗变成马车夫,还给了她一套美丽的裙子、一双水晶鞋。然后嘱咐她必须在午夜子时回家,否则,一切都会变回原样。灰姑娘坐着马车去了王子的舞会,王子一眼就喜欢上了她,然后跟她跳了一夜的舞蹈。到了午夜,灰姑娘来不及跟王子道别就赶紧往回跑,跑的时候落下了一只水晶鞋。王子拾到了那只鞋,一个月后,他在全城用那只鞋寻找灰姑娘。最后他的侍从们找到了她,把她带回了城堡,跟其他童话的结局一样,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夏季淡然地把这个故事说完了,抬起头看着重楼。“哼,幼稚。”重楼冷冷地说,“她为什么不学武功?打败她的后妈和姐姐她就可以过得好一些了。”“啊,她……没有机会学武功。”夏季搜肠刮肚想了个说法弥补漏洞。“那个王子也太草率了,凭一只鞋就可以找到她?万一有一样大小的脚怎么办?”重楼又问。“额,灰姑娘她……脚特别小。”夏季只能这样说。“那也不对啊,”重楼颇似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她的其他东西都变回原样了,鞋子却还是水晶鞋?”“靠!”夏季被他的打破沙锅问到底给打败,叫道,“我哪知道?我又不是灰姑娘!!”“你是也没关系,”重楼再次锋芒一转,“若你是灰姑娘,我是王子,我也会派人这样来找你。哪怕,只有一只鞋。”
  夏季就那样被感动了,久久,她说:“其实,灰姑娘的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结局:王子的侍从们拿着鞋找到了灰姑娘,把她带回城堡。灰姑娘以为自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侍从们却告诉她,王子因为她的不辞而别特别伤心,已经去世了。然后灰姑娘含着泪,殉了情。”“哼,”重楼一如既往地傲娇,“我乃不老不死之身,这种结局到我这里也根本不可能。”
  这一次,夏季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很长时间沉默后,她听到了鸡汤翻滚的声音。
  午饭后,夏季目送重楼离开,听妍媸说呆呆一直在玩,也就不去找它了。刚才生火的时候她的头脸和身上沾满了灰尘,所以她决定去洗个澡。
  “娘娘,西宫后花园有一眼温泉,是从魔泉水那边分离出来的。您不妨一试。”妍媸对她说。“好啊。”夏季答应下来,和妍媸准备好换洗的衣物和皂角(魔界用那个沐浴),向温泉进发,她和广大的读者朋友们一样,不知道马上就有很严重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作者有话要说:哦呵呵,很可爱的嘛




温泉惊魂

作者有话要说:友情提示,本章应该比较成人化~
  妍媸端着准备好的换洗衣物陪同夏季一起去了后花园的温泉处,只见果然是泉水清清芳草萋萋,景色静谧,颇具童话色彩。“娘娘是第一个用这温泉的人,请大可放心。”妍媸恭谦地说。“是吗?”夏季很兴奋,但是又转念一想,“呆呆在外面疯了大半天了,一定出了不少汗,妍媸啊,你去把它找来吧,等我洗过了,也给它洗洗。”“是,娘娘。”妍媸行了个礼,离开了。
  夏季试过水温,正好,应该可以尽情享受吧,她环顾了一下周围心想,然后就脱去裙子和内衣,小心翼翼蹲下,泡进水里,让肩膀以下都浸入水中。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夏季都喜欢泡温泉的感觉。眼见着水汽蒸腾,温度适中,凉风袭来把水边的桂花刮几片下来,香气扑鼻,景色怡人。夏季合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以冥想的心情,缓缓地呼吐数次,啊哈~据说这就是可以完全放松身心的好办法。不知不觉,她的身子已经埋下去更多……
  眼皮渐渐沉重,视线变得模糊,呼吸逐步平稳,打了个哈欠,夏季就进入梦乡了,也许这是她在魔界睡得最好的地方吧。
  河澡泥这种并不污秽却时常被人误会的水底物质是河童们滋生的温床,尤其是在那些有灵力的泉水深层,吸收日精月华,时间久了,河童就会诞生。这是魔界的一种很低级的魔,秃头、瘸腿、满脸斑痕,肤色更像是老得不能再老的黄瓜,生来就不但绿还皱巴巴的。之所以说他们低级到底了,是因为他们也很懒,祖祖辈辈没有修炼的习惯,明明可以靠吸食其他魔的血来进化,多少年来他们却潜伏水底,靠鱼虾、蜉蝣、水草生活。魔界的其他魔类都不愿与他们共伍,就连魔尊也是每年派遣一些手下过来问一问河童族的族长人口问题。有时候手下们懒得做事,就把去年前年的人口数量抄一抄做个假,毕竟,这个族群在魔界其他人眼中,已经近乎绝种。可是我们不能否认,这个族群里还有一个有野心的家伙,他诞生在魔泉眼向西分的一处温泉里,自从出生就每日吸收魔泉的精华,虽说外表上还是河童,却早已没有了河童谦逊温顺慵懒的性格,捕捉鱼虾早不是他所爱的,他的愿望就是哪一天这里来个泡澡的——最好是个姑娘,没反抗能力的那种——至阴的血,才是他最需要的,只要有了至阴的血,再加上魔泉赐予他的超强自生能力,与魔尊平起平坐都不是奢望!
  天赐良机,我们的魔妃娘娘撞枪口上了。
  河童一开始见她进来泡澡,还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水面以上是魔都王宫的西宫、魔尊重楼新纳的妃子的住所,说不定她也是个厉害的主。这河童在魔界已几乎没有敌人,单怕那魔尊重楼一人——因为他的功夫修炼得还不到家,万一被魔尊的心波振成齑粉,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所以见这女子脱去了衣服进了水里,后来昏昏欲睡,他都没有前去噬咬她,要是她跟魔尊一样怎么办?他不敢这么想。
  可是对血的渴望、对眼前尤物的垂涎终究侵占了他脑中的理智,不由自主地,他一步步靠近了她,然后把头伸出水面……
  河童满是皱纹、斑痕的厚嘴唇打开来,露出了尖利腌臜的黄色獠牙,他伸出爪子将泡澡的女子拖起,推到岸上,小如绿豆的眼睛在她脸和身体上打量。至阴的血,对,这女子分明是至阴的血的所有者,有了这女子的血,他就可以和魔尊平分天下了,哈!欲望如同蒸腾的水汽渐渐浮进他的脑海。这只河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女性,而且还是个美如天仙身材性感的女性。那么,除了嗜血,他最原始的欲望也被激发了!他脑中跳出了一个最邪恶的闪念!
  他要将她,先J后杀!
  肮脏的厚嘴唇,一步步向夏季接近,可怜她还在好梦中,香甜美满无反应。那么,这一天就是她的落难日吗?别着急,我赌一块钱,最后她一定不会有事。
  “你这杂碎,妄图什么!”在厚嘴唇即将碰到夏季之时,一个高大的赤发男子瞪圆了火红的眸子从角落里冲出来,闪现在河童面前。他猛地出手,在河童始料不及之时,扼住他的脖子,一下子将他悬空提了起来。
  “敢碰她?要你这杂碎的命!”重楼狠狠一捏,只听“咔哒”一声,河童的脖子就断了,绿油油的脑袋骨碌碌地滚下来,身子也随之滚落到地面,河童殷红的血撒在了身下夏季的大腿上。重楼脱下身上披风,包住夏季,然后飞身而起,回头一看,这只河童果然不俗,仅凭没有脑袋的身体爬到滚落的脑袋边,小爪子捧起脑袋套回自己头上,也跟着一跃而起。欲望,让他决定跟这男人拼了。
  “哼!”重楼喝了一句,然后瞪圆双眼,聚集身体中的魔力,赫然飞向河童,左手护住披风里的夏季,右手重重出拳,强烈的心波通过右拳打进河童小小的胸腔,让他始料不及:“你,是,魔尊……?”话刚吐出口,身体瞬间烟消云散、灰飞烟灭。
  重楼的目色由红变黑,看着怀抱里的人儿,还在甜甜地睡着,他松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友情提示,本章应该比较成人化~




重楼大色狼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贴成人化内容。。。
  让我们的目光随着抱着夏季的重楼,回到西宫寝宫。天已经黑了,小雪花层层叠叠开始飘洒。重楼喘口气,轻轻将夏季放到床上,再用被子盖好。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开,脚步却挪不动。他想起了昨夜,在魔极大殿的镜子里,清清楚楚看到夏季裹在被子里发抖,身子都快冻僵了。也是,魔界这地方夜晚温度陡然下降,她身子骨单薄,绝对是经受不住的。还好,在神魔之井,自己在她皮肤里植入了一个刻印,否则不管是昨夜还是今天,总有一天她会经受危险无人可救。一想到魔界这地方的尔虞我诈,她又孤孤单单无所依靠,重楼内心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他确信,如果三十天后真的娶了她,他一定要好好地保护她。
  脱去披风、铠甲、外套、裤子,拥有赤发红瞳的高大男子裸身掀开了夏季床上的被子,像昨夜一样躺了进去,伸出双臂环抱住她的腰,用胸口炙热的温度紧紧地拥着她。怀里光身的女人似乎很享受这种温暖,蠕动了一下,转过身,面对着他、贴紧着他。
  真是个磨人的丫头。重楼的脑子里这样想了想,禁不住腾出手拨拉一下她凌乱的长发,看着她熟睡的面庞。那张让他熟悉万分却又什么都想不起的脸,此刻正杏目轻闭、呼吸平缓、红艳的嘴唇一张一合。真美,重楼突然这样想,然后他就脸红了。他毕竟也是个正常的男性,如此眼中的诱惑和身体的触感折磨着他的良知。他知道不能,可是又忍不下去。□已经悄然昂扬了,胀痛难耐。
  就在重楼纠结的时候,夏季绛唇微启,糊里糊涂吐出一句没头没尾的梦话:“我爱你。”这话就好像迷魂香,在寒冷的夜悠然飘进重楼的耳朵里,哦不,真要了亲命了!重楼皱皱眉,嘴角抽动了一下,哭笑不得,然后又想,她梦见了谁呢?是不是我?她说她爱我?……
  就亲一下她那个让自己哭笑不得的小嘴唇好了,重楼想,就亲一下,像当初紫萱对自己那样的。不过,紫萱亲我是为了拿心,我亲夏季却是本来就想。他紧张地先咽了下口水,然后缓缓把自己的嘴唇移过去……
  软软香香的细滑,被自己厚实的唇瓣包裹,柔嫩滑爽的品味、刺激的接触让他回忆起魔界遍地可采的野草莓——他幼年最爱的水果——自从做魔尊,很久没有再吃了。滋味还是让他流连忘返,忍不住更深层地撬开贝齿,索取内部的甜蜜。这个吻终于起了钥匙的功能,打开了魔尊最原始最深藏不露的欲望。重楼亲吻、吸吮,动作变得猛烈起来。
  “唔唔……”唇瓣上猛烈的感觉,终于让我们迷糊N久的女主角一下子惊醒。刚才正梦到和竹子在机场道别呢,怎么梦里的竹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