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太可怕了!只见小张护士把“黄先生”推到钢琴前,替他掀起钢琴盖。他咳嗽几声,又接着说:“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好吧,先生。”小张点头,很规矩地出去了,可是夏季清楚,她并没有走远,只是守在病房外。
  黄先生——苍老了的黄玉竹,慢慢举起自己瘦削的手臂,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黑白照片,把它放到钢琴盖子内部的乐谱架上,淡淡地对它说:“夏,我想你了。”夏季这才看清,那张照片上,分明就是自己,又听竹子说:“我还记得23年前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飞机失事的新闻,然后发了疯一样的去寻找你的踪迹……所有人都说我是傻子,你分明已经……尸骨无存,连呆呆,都不见了。”他落下泪来,“我不相信你已经死了,可事实让我不能不信。是不是每个人活于世,都会有踽踽独行的一天?我不想对不起你,所以一个人孤单地过了这一辈子……如今我46岁了,不像吧?因为我得了肺癌,已经晚期了……”他断断续续边哭边说,“我不难过,真的,相反,还经常梦到和你在一起的岁月,梦到我们在机场分别。那天你说再见,我就不应该想是不是再也不见……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他抹抹老泪,“我一直都没有停止练琴,以至于我成了个钢琴家,可是没有你,做钢琴家又有什么意思?不过,我想至少还有一点用……那就是去了黄泉与你相见,我可以给你弹你喜欢的曲子,可以用钢琴跟你道歉……”他把手放在琴键上,“我练了个曲子,今天弹给你听好不好?我时日不多了……”他的指尖开始跳动,还是那么灵活,那么精彩,旋律缓慢流淌出来,带走了大片大片的时光。
  夏季眼睛模糊了,她走到他身边,听着旋律渐渐加快,才发觉这是她当初特别喜欢的一首歌,Super junior的《sorry sorry answer》,于是不由自主轻声和:
  ……
  我完全无法想像有天我会遗忘你
  有一天这个世界上会没有你
  我会记得现在这个瞬间
  和你约定了我会成为只望著你的向日葵
  只有你能够拯救我的人
  在我贫瘠人生中唯一恋上的人
  只要有你就足够
  Finallyyou’re in my life
  ……
  曲子的旋律渐渐加快又渐渐缓慢,明显感觉弹琴的人力不从心。夏季从忘情中走出,看着苍老而悲伤的钢琴手,伸出手想缕一缕他凌乱的头发,却难过地发现,根本碰不到他。这一切一定都是幻觉吧!如果是,就请不要让她离开。她就想这样看着他……
  天妒人和。夏季把徒劳的手缩回来的时候,黄玉竹停下了弹琴,不住地咳嗽起来。他颤抖着从口袋里摸出一块手帕,捂住嘴,她却看见白手帕上红了一大片。
  “啊!竹子,竹子……”夏季紧张极了,蹲在他面前不停地叫他,可是,他听不见。他越过她的身体,重重地趴倒在钢琴上。小张护士显然是在门外听出了不对劲,门一推赶紧进了来,发现黄先生倒下就立即给他做应急护理,掐人中、拍脸、叫他,都不管用。他似乎真的已经骑鹤仙去……
  “不!!!!”夏季的叫声震动了全世界。
  天还是黑的。这次的安魂咒似乎不太经用,魔妃娘娘从噩梦里尖叫着坐起,把床上的另两个异性都惊醒了。呆呆睡眼惺忪,见夏季一脸慌张,重楼则是一脸迷惑,非常奇怪:“爸爸!麻麻!怎么啦?”
  夏季并不理他们俩,则是一味的缩到床脚,后背抵着墙,双腿弓起,双臂环抱住膝盖。“做噩梦了?”重楼似乎回过神儿来,小心翼翼关切地问道。“麻麻……”呆呆也很紧张。说话间就见夏季的泪水顺颊而下。
  重楼是非常不希望看见她哭的,所以一见这场面,有些慌了神,向她靠近着,想搂住她安慰她一下,可是夏季却不依,七手八脚伸腿蹬胳膊,差点儿没把重楼从床上踹下去。呆呆一个激灵,窜起身,利用自己身小灵活的特点,钻进夏季怀里,蹭着她的脸道:“麻麻麻麻,究竟怎么了呀?”“呆呆……”夏季带着哭腔,“你爸爸死了!”
  “我不是在这儿吗?!”重楼狠狠地问一句,“到底怎么了?你是不是把梦和现实混淆了?醒过来!我命令你!”“你,你别过来!”夏季叫喊,先发制人,“你怎么又睡在我床上?难道……?”“哼!”重楼时刻不忘傲娇,“你以为我魔尊重楼是小人是不是?我告诉你,从你刚来魔界开始,每个晚上我都在这儿!要不是我替你暖身,你就冻死了!我若是趁人之危,你早被我吃干抹净了,还有机会在这儿做噩梦耍小脾气?”“……”这下,夏季完全没话可说了。重楼却还在气头上,一脸怒气,大概是没了耐性。猛地起身,穿好了衣服铠甲,砰地关门,离开了西宫寝宫。
  
 
作者有话要说:第一卷结束了,第二卷即将盛大开始……
筒子们觉得怎么样啊?从第二卷开始,女主角的日子将不再好过了……
P。S。写黄玉竹死的时候,我哭了。




留书出走

  魔妃娘娘最近似乎一点也不开心,妍媸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安慰她。尊主大人连着六天没有出现,包括晚上。或许,他们吵架了。妍媸在心里猜了个大概,一开始憋着不说,在第六日——也就是魔妃娘娘在魔界的第二十九天——傍晚,小心翼翼地问发呆的夏季:“娘娘最近,可有什么需要妍媸做的?”她本以为会听到娘娘说让她去找尊主大人之类的话,可是夏季却抬起头傻乎乎地说:“我想吃火锅,可又不想自己做。”“……好的娘娘,”妍媸惟命是从,“您教过我,我去给您做。”“嗯,在厨房做好了,端过来。”夏季说。妍媸点点头,转身去了厨房。
  可是,当她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时辰,天黑才把火锅汤底做好端上来的时候,寝宫里,俨然没有了夏季的身影。
  她吓得差点没翻了锅烫着自己,然后带人四处找寻了一番,都不曾见魔妃娘娘,只在夏季床头找到一封给重楼的书信。传说中的留书出走?她脸色煞白地抓起信封,冲向魔极大殿。
  果然,重楼那日与她争吵后回了魔极宫,就一直独身一人,每天每天地凝着川字眉处理魔务和练武,也狠下心不再去关注放在夏季身体里的刻印。本来这么些天,魑魅魍魉等魔界众臣已经习惯了尊主大人渐渐有了笑影的脸,习惯了重楼虽傲娇却越来越平易近人的态度,一下子又回到解放前,大家都不好受。昨天有个叫屠肆的傻大个,下了朝问了一句“什么时候有魔妃娘娘的喜酒吃”,今天就被重楼赶去边疆办事了。于是,没人敢在老虎嘴里拔牙。所以,当妍媸一脸煞白冲进魔极大殿,大喊“娘娘不见了”搅乱重楼处理魔务的时候,底下没有人不为她捏了把汗。
  “你来这里做甚么?”重楼瞪她一眼,“什么叫做‘娘娘不见了’?”“尊主大人,娘娘,要奴婢做火锅给她吃,但做好了端进房……她就不见了!……只留下了这个。”妍媸颤巍巍喘着气,把信封递给重楼,“奴婢已经在西宫搜遍了,没有……”“混账!你是怎么做丫鬟的!”不等重楼说话,魅(平日里也管理宫中丫鬟)一掌将跪着的妍媸镇到墙角,“来人,重重打她五十大板!”“大人饶命啊!”妍媸叫。“住手!”重楼制止她们的闹剧,威风凛凛地站起身,走到镜子前,一挥手,想从尘封许久的镜子里看到夏季在哪,可是镜子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出现。
  川字眉再一次凝了起来。重楼拆开信封,却只看到上边歪歪扭扭写着六个大字:
  对不起,我走了。
  他猛地揉了纸条,什么也没说,一阵风似地出了门。外面,已经下起认真的大雪。
  争吵过后的第一天,重楼没有出现在西宫;第二天,依然没有;第三天,夏季做了一桌子菜,一直看着它们直到凉了;第四天,夏季失了眠;第五天,夏季想去魔极宫找他,却意外地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魔极宫的具体位置了。也许,重楼有要事在身吧?也许,重楼真生气了吧?也许,重楼不允许她再见他……夏季深深地明白,自己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了重楼的君子之腹。冷清的西宫,什么事情都失去了意义。她有时候会坐在栏杆上胡思乱想,这是不是就是被“打入冷宫”?这是不是就叫做“自作自受”?这是不是就是古人所谓“伴君如伴虎”?
  第六天。
  傍晚,呆呆从山洞回来,进了西宫寝宫的门,就看见夏季一个人在收拾东西,边收拾边发呆。“麻麻!”它一个猛子蹿进她怀里,“你这是做什么啊?”“嘘!”夏季从发呆里回过神来,竖起手指示意它小声,然后看看四下无人,“呆呆,麻麻准备离开这里了。”“啥?”呆呆一脸不解,压低声问,“麻麻你要去哪?”“唉……呆呆,”夏季叹了口气,“麻麻想了好久,终于想清楚了。也许这魔界,我本就不该来,我本来就不该……打扰重楼的生活。所以麻麻该离开了。”“可是麻麻,”呆呆说,“你要去哪呢?”“唉,”夏季又叹口气道,“天涯海角,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吗?”“……”呆呆傻了一下,在心里算计一番,果然,这是她和它在魔界的第二十九天,过了今夜就是第三十天,它本以为明天他们就结婚了……这么想着,它下意识地小声嘀咕,“老家伙估计得真准。”“啊?你说什么?”夏季不解地反问。“啊,没,没什么,麻麻。”呆呆摇摇头,装傻。“好吧,”夏季忧伤地看看四周,又对呆呆说,“我把妍媸支开了,至少一个时辰她才会回来……收拾得差不多了,咱们走吧。”呆呆的情绪也不太好,只是点点头,吸了吸鼻子。
  出了西宫,呆呆原以为夏季是女中豪杰勇敢万分,大胆走向迷茫的远方,回过头,却看到她一脸忧愁。呆呆又一次蹿进夏季怀里,可夏季一直没说话,因为她在心里权衡、斗争、纠结。她不知道她的决定对不对,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麻麻,麻麻!”呆呆的叫声不绝于耳,“你怎么啦?在想什么?”“……没事。”夏季吸了下酸溜溜的鼻子,这时才觉得冷,抬头一看,下雪了!走的时候衣服没换,现在温度陡然下降,胳膊冰凉冰凉的,走了几步牙齿和膝盖也开始打颤了,头发上居然结起了霜花。夏季从细软包袱里摸出几件衣服披在身上,可依然冻得不行,跌跌撞撞走到一棵大树下,想坐下歇息却觉得耳昏目暗,眼一翻就冻厥了过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呆呆见这阵势也吓坏了,眼见她体温直线下降,又不能给她输真气,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就在这时,身边的气浪一阵翻滚,一个身影显现,笑道:“我早就说过她必须来找我才对。”“老家伙!”呆呆瞪他一眼,“这个时候别说风凉话,赶快把她抬去山洞!”只见那影子冷笑一声,挥挥手,念了句咒语,他们仨就都不见了。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啊长评神马的何时才能出现呢?喵~




回魂仙梦

  熊熊的火堆,温暖的热水,烤熟的馒头。夏季渐渐从冻晕中苏醒,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除了火堆没什么光线,黑暗笼罩下的四处似乎都是土,看上去像个山洞,可这地方暖和非常,又如宫殿似的。转过头,依旧是呆呆忽闪忽闪的小眼睛:“麻麻,你醒啦?”夏季坐起身,问道:“呆呆,这是什么地方?”“麻麻,”呆呆对对手指,“这是呆呆平时‘玩’的地方。”“山洞?你平时都在这玩?你干嘛带我来这儿?还有,这地方安全吗?”夏季一连串地问,呆呆却没有马上回答,就在这时,身后一个带笑的声音传来:“这儿很安全很隐蔽,重楼找不着,所以你大可放心。”
  夏季吃了一惊,回过头,却看见一个仙风道骨打扮的白发男子,或者说,白头发白胡子的道士老头儿,正面带微笑看着她。“你是谁?”她小声问。“哈,你可以不必问我是谁。”老道士笑道,“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什么意思?”夏季不解,“你……知道我是谁?”“是的,”老道士捻捻胡须,“你……是黄玉竹的女朋友。”
  “啊?你认识竹子?”夏季又一惊,睁大双眼问,“你怎么会认识竹子?”“哈,”老道士笑道,“我上知天命下知地理,不但知道黄玉竹,还知道,你前些日子做了个梦,梦里他死了!”“啊?”夏季更加吃惊了,“你怎么会知道?”“哈,”老人继续笑,然后正色道,“因为那不是梦,那是我的法术。”“你的法术?”夏季反问,“那,那个梦不是真的咯?”“假作真时真亦假。”老道士不笑了,摇摇头,“我那招叫做‘回魂仙梦’,可以让你以魂体的方式回到你来的地方,你看到的以为是梦,其实那一切,都是真的。”“什么?!”夏季狠狠一惊,犹如天打雷劈,她缩到墙角,“竹子他……真的死了?”
  “是的麻麻,”呆呆接话,“节哀吧。”“不,不!”夏季使劲摇头,“你骗我你骗我!!”“麻麻……”呆呆蹿进她怀里,“别伤心了,我们还有重楼爸爸呀。”“呆呆你不懂!”夏季眼泪汪汪,“竹子……我不信他会死的!!”“咒语不会骗人的,”老道士说,“不信的话,我可以让你再回去一次。你须知,魔界一日,你生活的世界就是一年,你在魔界呆了三十天,你的竹子若还活着也已经五十多岁了。而你,若想回去,就要受了我毕生的功力与心法。”“什么意思?”呆呆问,“老家伙你要收麻麻为徒?”“不,”老道士笑,“我残尘,活不了太久了。”
  “残尘?”夏季跌破眼镜,印象中听妍媸说过,“你是老魔尊?”“不错,好记性,”残尘老道笑着说,“我是老魔尊。”“你不是被重楼杀了么?”“没有,”残尘说,“重楼乃蚩尤以木石造物而生,吸收的是日精月华,几世修来的武学奇才,蚩尤战死后他虽师承于我,却青出于蓝。他十五岁那年我欲修得不老之身,却正值魔界神界纠缠不休之日,我被破了功,走火入魔不能再做魔尊,所以让重楼替了我,对外只是宣称我比武失利被他杀死。”“然后你就隐居到这儿?”“是的,”残尘笑道,“我无法不老,总有会死的那天。如今我算到日子不久,才决心助你和呆呆一臂之力。”“所以呆呆,你每次都是在和他玩?”夏季转而问。“麻麻……呆呆不是在玩。”呆呆低下头,原想跟夏季和盘托出,不料残尘替他续话道,“与我一起修炼,是它遇了贵人。夏季,你要清楚,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万事万物冥冥中都有安排……你来魔界,正是安排之一。”“所以我不是无缘无故穿越了?”夏季追问。“天机不可泄露,”残尘道,“我已决心将衣钵传与你,你有了我的功力,自会发现是何缘由,不过不要做无妄之事,记住,若回不去便向前走,总归有你该走的路。你过来。”夏季迷迷蒙蒙不理解他的话,但走了过去。残尘一把将她拉至身前背对着自己,然后举起双掌,念道,“现在我传你内力、武功心法!!”说罢,手掌按在了她背上。
  一盏茶时间过去,夏季忽觉浑身热气直涌,似乎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从脚下升起,然后又觉得体内冷热交替,刺激着浑身的关节穴道,再后来她的力量攀升,似乎冷热已经融合,她恍惚觉得自己再不是柔弱的小女孩,而迅速长成了一个绝世女侠了!一个鲤鱼打挺,她起了身,转过头一看,身后的残尘已经形容枯槁,仿佛骷髅一般,又吓了她一跳。
  “你……”夏季紧张地问了句,残尘却笑了:“我已功成,可以身退了……记住,若回不去便向前走,总归有你该走的路……记住,记住……”夏季还想再说什么,却看到这老魔尊倒地闭眼,走得很安详,接着一阵金光闪过,他的尸体变成了一只像龙又像狮子的动物。
  “老东西的原身原来是狻猊!”呆呆喜出望外,“麻麻,他是瑞兽啊,你要转运了!”可是夏季一脸地不开心,她坐下来对呆呆说:“我要给自己施那招‘回魂仙梦’,呆呆你替我望风,不要让别人进来。”“……好的。”呆呆欲言又止。
  沉着闭眼,忘却世俗。乾坤逆转,心波不乱。“回魂仙梦”的要旨就是先念安魂咒将被施咒者镇住,然后坐怀冥想,把自己想看到的都在心里默念一遍,然后被施咒者就会以魂体的方式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从仙梦中醒过来,安魂咒也会失效。夏季上一次中这咒语是六天前,依她自己所想,就算竹子真的死了,现在也应该只是尸骨未寒罢了。她不信魔界一日那边一年这种话,如果真是如此重楼为什么不告诉她?可是此时,眼前的景象又让她不能不信了。
  她想的是自己要见竹子,可却到了一片公墓里,面前尽是灰白的墓碑,还有苍苍的松树。她站的地方,正是“黄玉竹之墓”前。墓碑上刻的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