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抢亲 作者:翡翠衾寒(晋江2012-07-12完结)-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阉荒芑厝グ锩Γ恍ⅰ
  
  眼泪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落了下来,吓了对面的梅子一跳,也惹得旁边的陈桐岩焦燥异常,陈桐岩默默的揽过文慧颤抖的肩,轻轻的拍她的后背,沉默的给她力量。
  
  梅子也急的很,嘴里不停的说话安慰着文慧:“文慧姐,你不要哭,宋大叔他们没什么事,真的。”说出的话却是苍白无力,农家的女子,从小养成的习惯不喜欢说慌,宋大叔家那种情况,让她如何睁眼说白话。
  
  文慧哭的不能自抑,头微微的靠在陈桐岩的左胸前,泪水已经沾湿了衣衫,双肩不停的抖动,口鼻喷出的热气氤染着陈桐岩的胸膛,烫的陈桐岩只觉得胸口闷疼闷疼的。
  
  哭了有半刻钟,文慧才渐渐停了下来,抚平自己的情绪,抬头第一句话却是对着陈桐岩说:“我想回家看望爹娘,行吗?”一句话,有委屈,有隐忍,颤颤的却让人心疼。
  
  陈桐岩无法拒绝那双眼睛,他怎么能拒绝呢,他心爱的女人在哀求他,那双被泪水洗礼过的眼睛那么明显的透着哀求,只让他觉得无比心痛,所以,他怎么能拒绝呢!
  
  “好,你想什么时候去?”豁出去了,什么都不顾了,他也会让文慧如愿。
  
  “今天行吗?你不用跟我一起去,你去庄子上,我让梅子跟我一起,行吗?”文慧转头看看梅子,一样用哀求的眼光看着梅子。
  
  等着梅子点点头,文慧才又转了回去。
  
  陈桐岩在挣扎,让文慧一个人回去,说实话他不愿意,他可还从来没见过他的岳父呢,可是今天去,那也必然会误了老夫人的交待,恐怕也不能在老夫人之前回家,那他今天的做为肯定兜不住,回家肯定掀起轩然大波。
  
  “你一个人不行,我陪你一起回去。”
  
  “可是老夫人那……”
  
  陈桐岩狠狠的闭了眼,娘亲大人,今天对不住您了。
  
  “娘那儿没事,我来解决……”
  
  文慧感激的看了一眼陈桐岩,在心里说了一声谢谢,谢谢你今天带我来了艾山,谢谢你让我碰到了梅子,谢谢你……同意跟我一起回家。
  
  ――――――――-
  
  宴席过半,宾主尽欢,老夫人让赵夫人和巧盈和她坐一起,真是越聊越喜欢那姑娘。
  
  知书达礼,温柔大方,听赵夫人说的还很孝顺,老夫人欢喜的不得了,觉得今天总算没白来了一趟,能找到这么一个看得上眼的也不容易。
  
  老夫人给赵夫人让了一下酒,压低声音问道:“不知道这孩子可许了人家了没?我可真是越看越喜欢她啊!”
  
  赵夫人会意的也压低声音回道:“还没有,这不上头还有她姐姐吗。”其实不同姓又不是一个家里的,又有什么关系,赵夫人也觉得说的过了,又补充道:“其实那也没什么,主要是那孩子,家里有后娘,就总想着给她爹爹争口气,找一个好的。”
  
  其实陈桐岩算是好的吗?以前有那样的名声,虽说这几年是好了不少,但也不是让人一眼就能忘乎所以的,整个常州要是认真挑,还是有不少比他好的人,不过就是陈府有钱有权势,别的那些比他好的人不一定有而已。
  
  自己的儿子自己看着好,老夫人从没觉得陈桐岩有哪儿不如她意过,尤其从别人嘴里定位成了一个好的,她就更满意了。
  
  “唉!那孩子的心也是个孝顺的,没有娘疼着,还想着要给爹爹争口气,真是让人不得不心疼啊!”略一顿之后,又表现的有些犹豫的说:“不知道你看我家桐岩如何?”
  
  “哎呀!陈家少爷自是再好不过了,就不知道我这侄女是不是有这福份了。”
  
  “看你说的,要看的是这两人有没有比别人深的缘分。”老夫人笑呵呵的。
  
  “那倒是……”
  
  “你要没事以后也常来陈府里走动走动,我们好说说话。”今天这样的场合人多,不适合把事情都定下来,老夫人也想回去之后再琢磨琢磨,能打听一下巧盈的娘家更好,什么事都清楚了才会觉得安心。
  
  “那怎么好意思啊!那我就上门叨扰了。”赵夫人不是笨人,一看今天这情况,再思量思量老夫人说的话,一切就都明了了,看来巧盈嫁到陈府有门啊!
  
  赵夫人挺自信,虽然对她自己的女儿不太满意,但是对这个侄女却是非常有信心,她这个侄女不是她夸,容貌性子,无一不好,在她家里那样的环境,她都能哄的她姑父那么高兴,疼她甚至比芊芊都厉害,又怎么可能摆不平陈老夫人和那个陈桐岩呢!
  
  只是有一点,她们这些夫人可能都没打听清楚,陈桐岩以前不只是纨绔,还……不近女色呢!
  
  宴席一直到结束,陈桐岩都连鬼影子都没露一个,老夫人很生气,也有些疑惑,既然是陈桐岩已经答应的事,他可是很少食言的。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老夫人都决定不原谅他,她这么苦心的安排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给他娶个媳妇,他就这样不出现,多伤她的心啊!
  
  为什么儿子始终都不能理解母亲的心呢?
  
  老夫人叫过管家吩咐道:“回府以后你去给我看看,陈桐岩到底为什么没来,这次……我绝对得让他吃到苦头。”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值得表扬吧!我从早上一直写到现在~~~




☆、第九章

  陈老夫人在府里气怒难消,硬憋着那口气让管家去请少爷过来,想听听这个逆子要如何对今天的事做出解释,管家也不敢多劝,亲自带着人把整个陈府绕了一遍,结果自然是没找到少爷,可是连少爷最宠爱的宋姨娘与小少爷也不见了,这事就蹊跷了。
  
  管家匆匆而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老夫人的脸色,斟酌的说:“老夫人先消消气,少爷许是有事出去了,这会儿没在府里,等少爷一回来,老奴马上就通知他来见您,可好?”
  
  事情还没有明朗,他并不敢保证宋姨娘与小少爷是与少爷一起出去了。
  
  “出去了,府里今天根本就没什么事,他出去干吗!我还特别交待他,让他空出今天一天的时间,早上答应的好好的,这转眼就忘的一干二净,我的话他是一点也不听啊!”
  
  老夫人不满的抱怨,可说的越多却越觉得生气,同时又想到她回府也有一会了,文慧还没来给她请安,陈桐岩一向与她亲近,今天这事,不会就是她撺掇出来的吧!
  
  总觉得不能宽心,老夫人紧接着又说道:“去文慧那儿看看,问问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夫人,都回来这么大会儿了,还没见个影子来瞧瞧。”
  
  管家这次为难了,可想而知,如果他说出宋姨娘与小少爷也不在府里的事,老夫人得气成什么样,这府里谁都不是傻子,宋姨娘与小少爷不可能自己出去,少爷这次可真是火上浇油了。
  
  管家又斟酌了半晌,知道想瞒着那是不可能的,才吞吞吐吐的说:“宋姨娘……这会儿也没在府里。”
  
  老夫人傻傻的问了一句,“没在府里她去哪儿了?”接着就转回弯来想通了这没在府里代表着什么,啪的扬手摔了手里的盖碗,怒目暴睁,气的嘴唇哆嗦却没再说一句话。
  
  屋里安静的落针可闻,又过了好半晌,老夫人才又问了一句,那话音再怎么掩饰还是硬梆梆的。
  “小少爷呢?不会也出去了吧?”
  
  管家点头,证实老夫人的猜想。
  
  老夫人气怒反笑,拿帕子擦擦手指上沾上的茶水,反身进了内室,门扉紧闭之前,只轻飘飘的传来了一句话:“这可真是顶顶好的一家三口啊!”
  
  …
  
  老夫人回了屋里生闷气,也挡不住文慧带着陈桐岩与安然回家的脚步,马车辚辚,朝着预期的东孟村方向驶去。
  
  东孟村离艾山不算远,道路通畅,若是坐马车的话最多也就两刻钟,那儿是个不错的地方,依山傍水,附近又有大片良田,一般的人家,只要肯努力耕作,再加上从山里再收获一点,虽说达不到大富大贵的标准,可是生活富足甚至小有富余也说的过去的。
  
  梅子家和文慧家都是属于这种情况,文慧还有一个弟弟,父母也都是勤劳肯干的人,家里种着十来亩地,文慧和她弟弟从小也是不缺吃不缺喝的,没受过什么难为,一直到出现陈桐岩的事之前,宋家可以说过的一直都是最平常的日子。
  
  文慧也与村里其他的女子没什么不同,没读过书,更没练过琴棋书画,自然与那大家里的小姐是不能比的,女红、厨艺、洗衣加打扫,家里的活到是一把好手,但是这实与陈府那样的大家里所要求的媳妇相去甚远的。
  
  陈府要的,是有良好的家世,良好的教养,出的厅堂,入的厨房,摆出来能撑得起大面的媳妇,而文慧从小家境平常,只这一点上,就已经输了最重要的一关,再加上文慧并不怎么懂得待人接物,也不会讨好老夫人,得不到陈府众人的认同那是一定的。
  
  没经历过当然不懂,东孟村一直以来民风淳朴,村人之间相处和睦,少有发生龌蹉,就算之间有什么不愉,也都是光明正大的请村长、长辈解决,家家户户之间都是差不多,在这里生活也不需处处防着人,文慧没经历过又怎么会懂得陈府那样的大家里的水深水浅。
  
  所以文慧进府至今,还是不能适应。
  
  马车进了东孟村,文慧就忍不住一直往外看,陈桐岩看她那魂不守舍的样子,觉得心里难受,就轻声安慰道:“文慧,这不是快到了吗!不要一直往外看,我想跟你说说话。”
  
  “怎么了?”文慧转过来看着陈桐岩。
  
  陈桐岩似乎觉得不好开口,过一会儿才说:“岳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文慧想了半天也不知如何形容父母,最后只敷衍的说:“他们很好相处。”
  
  “是吗!我知道你这几辛苦,以后……我会带你常来看他们的。”陈桐岩这是一句保证,一句绝对能打动文慧的保证。
  
  文慧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表示知道了就转了回来,眼神定定的瞧着一处,渐渐模糊,思绪却不知早就转到哪儿去了。
  
  没人知道她有多想她的父母,整整四年,从签下卖身契进入陈府开始,她就当自己死了,想把以前的事都忘掉,把自己当成个孤儿一样,孤独终结,可是陈桐岩待她很好,她还有了安然,她的生活发生了变化,她虽然能不喜欢陈桐岩,可是却拒绝不了儿子,而安然每次喊她娘,她就就会想到自己的父母。
  
  宋父宋母只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一样当成心肝在疼,谁出了事情,谁有什么不如意,两老都是一样的难过,四年前,陈府强行买了文慧,就成了两老心里的一块疙瘩,他们家的日子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不需卖儿卖女,至从文慧走了,两老又岂能还过得上好日子。
  
  少顷,马车停在了文慧娘家门口,一家三口下了马车,文慧家大门四敞大开,一眼望去,屋子院子尽入眼底。
  
  文慧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庭院红了眼眶,四年前,这里是她遮风避雨的港湾,她从小受着父母的呵护长大,她也曾想过将来要如何的孝顺父母,可是现实是,她给这个家带来的,从来都不是好运,父母兄弟更是因为她而受了连累。
  
  试问,她又怎么有脸面回来。
  
  “进去啊!莫不是连自己的家都认不清了?”陈桐岩催促文慧,他也是第一次来这儿,第一次见文慧的父母,可是逃避不解决问题,不如勇敢的面对。
  
  文慧低头拭去眼角的泪水,轻轻的嗯了一声,带着陈桐岩和安然向着主屋过去。
  
  文慧娘家主屋是一溜三间青瓦房,中间是堂屋,两边各一间配房,东边两间厢房,西边就是厨房连着大门,房子不新不旧,看得出来也是几年都没有变化,但就结合附近多数邻居的情况看,却也算是不错得了。
  
  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一丝人气,一家三口都走到了堂屋门口,屋里也没人出来,好像一点也没察觉家里多了几个人一样。
  
  文慧按耐下自己激动的情绪,挥帘进屋,先拿眼睛扫了一遍屋子,见堂屋里没人,才试着叫了两声:“爹,娘,小远……在家吗?”
  
  西侧配房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一个四十开外脸色腊黄的干瘦妇人转了出来,文慧只看了一眼,踉跄几步快走到那妇人跟着,期期艾艾唤了一声,“娘……”没等第二句话出口,已是泣不成声。
  
  文慧娘似也是惊呆了,许是根本没想到是女儿回来了,脑子转不过弯,先是任文慧抱着,呆呆的连手都没伸出,片刻后猛然回过神,紧紧拽着文慧的胳膊,推开些许距离,两只眼睛像是探照灯般,把文慧浑身上下看了一遍又一遍,足有盏茶时间,似是才终于确定了文慧的安好,只是眼眶含泪,嘴唇哆嗦,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两母女此番动情,自是顾不得别人,陈桐岩是大人,看着文慧与岳母这么亲密虽然吃醋,可是他也知道,文慧久未见家里人,现在这样,实属正常,所以只是看着并不上前,打算等文慧想起了他再给岳母见礼。
  
  可安然毕竟太小,初到陌生环境本就不适应,娘亲还只顾着哭也不看他,他可是硬憋着已经很不满了,让父亲放了他下来,走到文慧跟前拽了拽她的衣服,娇声喊道:“娘……你怎么总哭,也不理安然。”
  
  文慧娘抬头,这才正经看着跟着文慧一起来的男人与孩子,男子星眸朗目,生就一副好相貌,举手投足又有挡不住的贵气在,心里顿时明白,他的身份恐不简单。
  
  毕竟没见过大世面,被陈桐岩的气势一压,文慧娘没敢主动开口,只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女儿。
  
  文慧刚要开口做介绍,陈桐岩已快一步向前,双手抱拳先施了一礼道:“小婿桐岩拜见岳母大人,只是来的匆忙,未及备礼,望岳母大人见谅。”态度诚恳,礼仪到位,并不因文慧母亲是个农妇而轻视一分,他喜爱文慧,不想让她有一点不舒服。
  
  文慧娘侧了侧身子,并不敢受礼,嘴里只不住的说着:“好……好……”却并没有别的话,女婿,她怎么受的起哦!女儿让他家二十两银子买走了,她不恨的咬牙就很不错了,若不是为了女儿,发誓谁会让他进这个门。
  
  陈桐岩并不在意文慧娘此刻僵硬的态度,好像胸有成足终会让他们接受自己,并不急于一时,笑笑之后拉过了安然推到文慧娘面前,“岳母看看……这是我与文慧的儿子,今年三岁,叫陈安然。”同时低声哄着儿子叫文慧娘外祖母。
  
  安然没有丝毫芥蒂,甜甜的叫了一声,还装模做样的也行了一礼。
  
  至始至终文慧只含笑看着安然与陈桐岩,不管他如何介绍自己,如何介绍安然,都未曾介入,也未曾反驳。
  
  文慧娘对着陈桐岩可以不假辞色,对着可爱的安然就不行了,虽不是上来就十分的热络,但那脸上已是笑开了一朵花。
  
  牵过安然的手,拽着他一边往配房走,一边说道:“走……外祖母带你去拿好吃的,带你去看外祖父。”间接却也是承认了陈桐的身份。
  
  文慧与陈桐岩自然忙不迭跟在文慧娘后边,一起进了西配房。
  
  屋里不只文慧父亲一个人在,文慧眼里只有父亲,除了半歪在床上的宋父,眼里看不进别的任何人,陈桐岩却是注意到了屋里的另一个男子。
  
  那男子明显不是文慧的弟弟,因为他看起来比文慧还大一些,在他们一家进来的时候就退到了一边,也不主动打招呼,可是那时不时看向文慧的目光,让陈桐岩警惕,也不容陈桐岩误会。
  
  那是爱慕的眼光,温柔又深刻!
                          
作者有话要说:我相信爱情,所以我写爱情小说~~~~
我喜欢深情的男人,可是却一直都碰不到~~~~
所以~~~~
只能寄托与书中了~~~
据说心情会影响平时的写作,我这段时间心情不好,不知道有没有影响~~~




☆、第十章

  “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陈桐岩规矩的给文慧父亲行了礼,又接着说:“听闻最近岳父大人身体不适,小婿特带文慧回家探望,还望岳父大人放宽心思,注意身体。”
  
  那个男子是谁,陈桐岩暂没心思打探,文慧见到父亲,已是激动不已,眼神都未曾向那方向瞄一眼,既然文慧都能忽略的人,他还真不相信能有多重要,虽然对于他看文慧的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