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禁忌游戏-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于是站在瑶瑶家的楼上,看着这只小白鸽,我忽然想起了瑶瑶,鸟和人的目光如出一辙。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那天见到瑶瑶的目光会觉得熟悉,那是因为我与这只鸽子的目光较量过,就是在跟踪林兰的路上。

我忽然冒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瑶瑶就是这只小鸽子?

冬日的午后,木森的唱片店。

我已经很久没去那里了,再去时竟恍若隔世。

木森一遍遍地放着周传雄的《寂寞沙洲冷》。我不知道他这是在疗伤还是在伤口上撒盐。

阳光很灿烂,但因为此刻太阳直射在南回归线附近,所以阳光只不过是一道风景罢了,没有实质性的意义。而雪已经开始融化了,就像我们各自的爱情开始融化了。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仍觉得冷。

木森不停地在跟我讲她的芊芊。我诧异地看着这个与往日迵然不同的木森。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让这个阳光气息十足的大男孩变成了一个沉默内敛的男人。

木森说,他已经不在乎她的芊芊究竟是人还是妖了。就算是妖,他也会一如既往地爱她的。许仙与白娘子的爱情不就流传至今吗?当初许仙也曾经被他的白蛇吓晕过去呢。

木森说,他每天的时间是以秒来记时的。没有一秒钟不被思念占据。而这种思念是绝望的,就像一个行走在沙漠里的人,不知道绿洲究竟离他有多远。

我能理解木森的这种感觉。事实上,我的每一秒钟也是在相思中煎熬着的。相思如同一杯茶,只把清香溶散在水里,苦是深藏在叶子里的。

终于我也开始讲我的方舟,讲我们的爱情。木森的目光越来越惊愕。然后,我们互相望着,点了点头,苦笑了。我们知道,以我们多年好朋友的默契,不用宣布,我们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战友了!

事实非常清楚,尽管这些事情纷乱无序,但可以得出明显的结论:我们是处在同一件事情之中的。

木森说:“颜容,目前我们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奇怪的小女孩了。”

我的眼前忽然晃过瑶瑶诡异的目光,正是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开始喧闹起来。

“着火了!救火了!……”有人高声喊着。

我与木森迅速奔出唱片店。我看到离唱片店不远的一家布艺店冒出浓浓的烟。在布艺店门口,一位年轻的妇人正在撕心裂肺地哭喊着:“儿子啊,我的儿子呀!他还在里面呀!”几个人使劲儿抱着她,才不至于让她不顾一切地闯进火海去救她的孩子。

我和木森被这一幕惊呆了。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看见人群中忽然冲出一位身穿白袄的女子,箭一般射进了火海。那女子的身影虽然只是一晃而过,但已经足够让我看清楚她是谁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下意识将目光投向木森。我看到他瞬间极度惊愕与紧张的表情。同时我听到他狂喊了一声“芊芊——”

木森喊着就也要冲进火海,我不顾一切地去拉他,但没有拉住。我大喊一声“木森,你不能进去!”话音刚落,却见那女子已经冲出了火海。但是她已经成了一个火人了!有人已经拎来了水,清醒过来的人们开始去扑救女子身上致命的火焰。

这时消防车也到了。当众人将火人身上的火焰熄灭之后,每个人都发出了绝望的叹息声。我听到木森疯了一般地叫着她的名字:“芊芊,芊芊啊!——”

那曾经美若天人的林兰,此刻竟被烧得焦黑一团。我感到眼前一阵发黑,泪水不可遏制地涌出眼眶。无论她究竟是人是妖还是魔,火中救人就已经证明她是一位纯洁无瑕的天使。

她救下的三岁男孩,因为被林兰裹在了她的白袄里,只受了点轻伤,正惊恐地在妈妈的怀里大哭不止。那年轻的妇人边哭边悔痛无比地说:“都怪我在隔壁打牌,没有看好他。他怎么玩儿起火来了呢?”她的目光愣愣地看着倒在地上的林兰,以及那几乎化为灰烬的布艺店。她还尚未从惊惧中回过神来。

120急救车也已赶到。众人将受伤的林兰与孩子抬上车。木森一直守在林兰身边,他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地看着我,费力地说:“颜容,你先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店……”车门关上的那刻,我分明看到了木森流出泪来。

我的大脑乱作一团。我匆匆关掉了唱片店便赶往医院。我看到木森坐在急救室外的椅子上,双手抱头,整个身子在不停地抖动着。我走过去,抓住他冰冷的手,眼泪掉了下来。

因为是冬天,林兰穿得厚,所以烧伤面积并不大,但她的面部、脖子和双手都已是深度烧伤。我没有勇气再看一眼那张被火焰烧掉的脸。我的眼前一直浮现着林兰那张绝美的面容……

直到医生宣布林兰已经脱离了危险,我们才缓了口气。木森紧紧抓着我的手,一遍遍地对我说:“颜容,我会照顾她一生的。她在我心里是永远是最美的。颜容,你相信我吗?”我流着泪点点头。木森那张英俊而坚定的脸浮出苍白的笑意。

木森要我回去休息,说明天公司就要开转正会了,我一定不能耽误的。临走的时候,我擦干眼泪对木森说:“你没有爱错人。你做得对。”

夜已经很深了,我却无法入眠。我的世界还被那团大火所笼罩。墙上的钟敲响五下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

是木森的电话。他的声音极度慌张,开口就说:“林兰不见了!”

我一愣,一时反应不过来。林兰不见了,这是什么意思?

木森接着说:“我一直在监护室里守着她。下半夜打了个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竟然不见了!”

木森的电话让我这一夜彻底没有睡觉。我惦记木森,更惦记着林兰的安危。我返回医院,事情的结果让我与木森陷入了深深的迷茫:没有人知道林兰是怎么不见的!按理说,一个严重烧伤的病人,尚在昏迷中,绝对不会自己离开的。而医院的保安则发誓说林兰没有被任何人带走,有出入人员的监控录相为证。

快八点的时候,我只用冷水洗了把脸,就匆匆赶往公司。

今天的会议要决定我们这批新员工的转正问题。尽管我已心力交瘁,还是强打精神参加。毕竟,饭是要吃的。不管吃饭是为了活着,还是活着是为了吃饭。这已经不重要了!

一同进公司的十五人,此时已经只有十四人了。没有在场的那个人当然就是林兰了。我悄悄叹了口气,甩甩头,努力将注意力暂时集中在述职报告上。一会儿每个人都要发言的,然后在场的各级领导当场做出口头评价并打分,分数通过后就可以转为正式员工了。

第一个同事刚刚开始发言的时候,忽然有人敲门。发言者没有中断发言,但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会议室的大门。是谁在这个时候贸然闯进呢?

一声“请进”之后,门被推开。一看到来人,我不由大惊失色!

第13章、白色布包

其实看到来人不只是我吃惊,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只不过我的吃惊较他们而言有着本质性的不同——他们的惊只是因为进来的竟然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而我的惊则是因为这个小女孩不是别人,正是瑶瑶!

事后有人曾问公司的接待员为什么让一个小孩子在那个时候进去呢,而接待员面色苍白地说她根本就没有看到有小女孩出入。领导对她的解释十分不满意,都猜测她那时一定是溜号了,只有我知道这里面暗藏着玄机。

正在发言的同事感到气氛不对,停止了发言,所以会场有了极其短暂的安静。人事经理站起身来问:“小朋友,你找谁?”

但见瑶瑶大大方方地走近说:“叔叔阿姨好,我叫瑶瑶。我是代表我的姑姑来的,我的姑姑是林兰。”

听到林兰的名字,我心头一颤。瑶瑶说林兰是她的姑姑?这么说,瑶瑶果然与林兰有关了!我又想到了与林兰在一起的小白鸽。我曾经猜测过的——小白鸽就是瑶瑶,瑶瑶就是小白鸽。虽然这个猜测让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瑶瑶说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人事经理。她说:“这是姑姑的工作总结,托我交给你们。她因为生病不能来了,以后也不能来了……”瑶瑶说完就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跑了出去。

而我这个时候的反应竟出奇的快。我大喊一声“瑶瑶,别走!”就冲出座位追了出去。后来我想大家也许会理解我的举动,他们都知道我与林兰的关系最好,我这个时候出于对她的关切追出去应该是可以理解的。

我终于找到了瑶瑶说的地点,一个偏远的居民区的一座旧楼。我奇怪像瑶瑶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记得住路。而仔细想想,瑶瑶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就不像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了。

我记得瑶瑶的反复叮嘱:不要告诉木森。她没有说原因,但只是警告我,如果我告诉木森就别想再见到林兰!于是我决定自己先去,首要之急是要快些见到林兰。我无时无刻不在为她担忧。

是瑶瑶为我开的门。我一进门就急切地问:“你姑姑呢?”瑶瑶指了指紧闭的卧室,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之前,忽然觉得她的目光不对。又是诡异的目光!而我再仔细看时,她的目光又恢复了纯净。

而我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我顺着瑶瑶的手指看那扇紧闭着卧室门,竟一时失去了进入的勇气。这套房子背光,室内光线幽暗,而瑶瑶站在一角的阴影之中,一言不发。

寒意自心底升腾,屋子里没有暖气,令我有置身冰窖的感觉。

我在恐惧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我来这里的目的是要找到林兰,她不仅是我的好朋友,而且还是木森的女朋友。而这个地方是瑶瑶告诉我的,这个神出鬼没的瑶瑶究竟有没有恶意?这间屋子里究竟有什么?林兰真的在吗?已经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的林兰……

背后突然传来了笑声。原本静谧的房间忽然有了笑声,惊得我差点跳起来。我回过头,看到瑶瑶正在对着我笑,那笑容是天真无邪的。瑶瑶说:“颜阿姨,你进去呀,门没有锁,我姑姑在里面呢。”

我轻轻吐出一口气,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下来。我暗暗笑自己的懦弱,她只是个小孩子呢。而不管这间屋子里有什么,我都是一定要进去的。不止是为了林兰和木森,也是为了方舟。

我做了个深呼吸,几步走上前去,只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卧室不大,也就十平方米左右。卧室里的光线仍然幽暗,厚厚的窗帘严严地遮住窗子,让人感到房间里没有丝毫色彩,仿佛走进了一部旧时的黑白电影。

家具很简单,只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和一个梳妆台。而这作为背景是不显眼的,唯一显眼的就是,梳妆台前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女子,背对着我。

这女子的背影一看就是林兰。还有比林兰更美的背影吗?纤秀轻柔,如梦似幻。

“林兰!”我一阵激动,人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而她竟像没有听到似的一动不动,仿佛一座雕像。

我急了,伸出手去拍她的肩头。而我的手刚刚触摸到她的肩,就已从梳妆台的镜子里看到了她的正面。

我像是被电流击中,一下子僵在那里。我在镜子里看到了林兰的脸,被白色的丝巾遮住,脖子上也绕着丝巾,手上则戴着一双厚厚的手套。

“林兰,你……”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如此遮住自己当然是因为那场大火毁掉了她的美貌。可她是昨天才受的伤,不至于恢复得这么快吧。

“颜容,”林兰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悦耳,如山谷里清澈的溪流。“你不要为我难过。我已经这样了,但并不后悔。只是……只是我不能与你再做同事,也不能……不能与木森在一起了……”林兰说着开始轻轻抽泣起来。原本该是怎样的梨花带雨啊,如今却被丝巾遮住,只有雨声了。而那丝巾后面……我的心猛一抽搐,不敢再想下去。

“颜阿姨,请坐呀。”背后忽然传来甜甜的童音,瑶瑶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

我回过头,看到瑶瑶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颜阿姨,姑姑昨天为了救一个弟弟受了伤。幸好我家有祖传的秘方,姑姑的伤已经冶好了。只是她被火烧坏了,不能见人了。”瑶瑶说着竟哭了起来。我心一酸,将她抱在杯里。

我忽然想到了木森,于是对林兰说:“木森发现你走了,在发疯地找你呢。他对我发过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会一如既往地爱你!”

我看不到林兰的表情,但可以感受到她的心情。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像是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我不能再见他了!一个女人失去了容貌就失去了一切。他对我的爱只能是同情罢了。我不要!”

“不是同情,是爱!”我急切地说,“他爱你美丽的心灵,爱你……”我还没有说完,林兰就打断了我。她站起来说:“你走吧,但你千万不要告诉木森我在这里,如果你真为他好的话。否则你就毁了他!”

说完,她打开梳妆台的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布包递给我。

“把这个交给木森,让他打开看一看,他就明白了,而且永远不会再来找我的!”

我机械地接过布包,刚拿在手上,那白色的布就松开了,露出的是一只黑色的盒子。

我不由大叫一声,盒子差点脱手而出。这只盒子不是被方舟拿走了吗?怎么又在林兰这里了?

这个时候,我恍惚看到了瑶瑶的脸。那泪痕未干的脸变得古怪无比。她的嘴忽然张开了“你知道我是谁吗?”这声音虽然轻虽然低沉,但在我耳边是如此怪异如此邪恶。天哪,这声音哪是小孩子的啊!

我崩溃了,出于本能往外跑,而那只盒子还紧紧地抱在我的怀里,可能是因为我太紧张了,也可能我在潜意识里知道这只盒子的重要性。

我刚跑出门外就撞在一个人的身上。我还没看清这人是谁就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太累了,一夜未眠,然后强撑着通过转正会,又经过刚才的惊吓,体力不支,被那个人轻轻一撞就晕倒过去。

第14章、“梦里”爱情回来过

“寂寞是一种自由,让眼睛跟背影远走。我抱紧云的双手,想学会在天空游泳。问那只没目的的信天翁,可望见天堂的窗口。银河向西还是向东流,谁左右……”

歌声缥缈如幻,似有若无。我想我一定是在梦中吧。朦胧中,感觉有人抱住我,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感觉。我冰冷的身体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如一块坚冰化作春水,荡漾着细密的波纹。方舟,哦,是我的方舟吗?我梦呓着,感觉两片湿热的唇轻轻亲吻我的额头,无限的温柔和眷恋。

我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身体。哦,是实实在在的可以触摸到的身体。我的心在那一刻有着从未有过的踏实。耳边那虚无的歌声隐约还在:“飞,我要飞,我能飞,我不累。追,天再黑,天再亮,天再灰……”哦,我觉得我的心张开了一双羽翅,带着我的人飞起来了……

我的眼睛还在紧闭着。可是却可以看到眼前的景物。有云流过,有风掠过,有花香拂过,有鸟语飘过。心醉了,一阵甜蜜的眩晕,我又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身体裹在棉被之中,血液在温热中奔流。我轻轻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我想了好久才终于想到我是晕在了一个人的怀里,晕倒的时候还抱着一只盒子。那只盒子是林兰交给我的,她托我交给木森。

我用指尖轻轻触摸自己的肌肤,上面残留的温度不是我的,却是我熟悉的。刚才抱着我的人是方舟吗?

我激动起来,跳下床,裹上一件大衣,在房间里疯狂地寻找方舟。我喊着他的名字,耳朵一阵阵颤栗,在热切地期待他的回应。

可是我失望了。没有方舟,没有其他的人。我失望地回到卧室,枕边的闹钟指向十点,阳光穿透窗帘照在地板上,洒上一层迷幻的光彩。算算时间,我已经昏睡二十个小时了!

拨方舟的手机,依然是无法接通。心一沉,愣了片刻,拨木森的。我下定决心告诉木森一切。然后,我们一起将这重重迷团揭开。

我简单地讲了发生的事情,然后听到木森紧张和兴奋的声音:“颜容,你等我,我马上去接你。我们一起去找林兰!”

这段时间里我要梳洗一下,换好衣服。我在CD架子上找到一张钢琴曲,想一边听音乐一边做这些事情,也好松驰一下紧张的情绪。

打开CD机的时候,我愣住了:里面还遗留着一张碟。我低下头看去,这张碟居然是我在“梦中”听到的纪如璟的《寂寞的自由》!

我用颤抖的指尖触摸着光碟,感觉上面还留有一丝机械产生的热量。我再次激动起来——刚才的情景并不是梦,真的是方舟在我身边!我晕在了他的怀里,他将我带回来,给我放这首歌,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

我小心地将碟片从机器里取出来,举在眼前,泪水迷朦了双眼。我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黄昏,想起了方舟从我的手里买下这张唱片的情景。

他如今在哪里?那只黑色的盒子他又拿走了吗?他许多天前离开我的时候是带着盒子走的,盒子怎么又到了林兰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