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阅读过程发现任何错误请告诉我们,谢谢!! 报告错误
八万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进入书吧 加入书签

仙三-再续未了缘(重楼同人)-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日刚过,有一个年轻凡人男子上山求道,与师姐邂逅在百草观外。”芝芹道长娓娓将往事说出,夏季却颇有些不耐烦:“这么说来,又上演了一见钟情的戏码么?这次是互换角色还是家庭阻隔,又或者,是天灾人祸?”听她这么一说,芝芹道长笑了笑:“不,姑娘你想得太笼统了,且听我慢慢道来。”
  “诚如姑娘所言,我的芝苇师姐同这个名叫烨磊的凡人男子一见倾心,师父收容烨磊在百草观修道之后,芝苇师姐几乎是每天都同他一起早课,一起用膳,一起整理观内花花草草……可芝苇师姐从未有过情感经历,哪里辨得了是非黑白?”芝芹道长顿了顿,“说得直白些,就是芝苇道长并不知道烨磊的本性——他虽然外表英俊潇洒、卓尔不群,内里则是花花公子、三心二意。他家里本有妻室,却不曾告诉师姐;他同师姐相处了一年半以后,师姐竟意外地怀上了他的孩子。”
  “哈?”夏季很吃惊,“他们,他们越雷池了?”“是。”芝芹道长点点头,“可事情远非越雷池这么简单。芝苇师姐本是师父最器重的弟子,在她年幼之时,师父亲自以朱砂喂养壁虎,替她点上守宫砂,若这守宫砂不破,她不出二十五岁就能修成正果;如今祸福相依,她破了处子之身,正果就不得再存。”“那后来呢?”夏季迫切想知道这个与自己外貌相似的女子的命运。“后来,那烨磊得知自己做了大逆不道之事,连夜丢下师姐,离开了百草观。林颖师父没有过多责难师姐,只不过收拾了这间屋子给她住下,一则保胎养人,二则想待她生子之后再行修炼。”“林颖师父是好人。”夏季点头,“那么,芝苇道长最后如何了呢?”“虽然师父对师姐已经仁至义尽,芝苇师姐却被感情冲昏头脑,她终日面壁,郁郁寡欢,最后竟然偷服了大红花堕胎,身体也由此虚弱下来。她只活了五十几岁,就先师父而去。林颖师父内心悲痛,也不得正果,只好将衣钵传于贫道,自己羽化登仙去也。”
  “唉。”夏季叹口气,“好好的正果就这么被断送了。难道那个男人真有那么大魅力么?”她望向芝芹道长,“那个烨磊长得很帅?”“不敢说样貌,”芝芹道长摇头,“不过,芝苇师姐确实存了副烨磊的画像,她临终时偷偷将画像交给贫道,嘱咐贫道不能给除有缘人以外任何人看。”“那我不看了吧。”夏季沮丧了一下。“不,姑娘,”芝芹道长说,“我猜芝苇师姐临去世前也有大彻大悟之意,她所谓有缘人,指的恐怕不是别人,正是姑娘你。”“我?”夏季一惊。“你看了烨磊的画像便知了。”芝芹道长起了身,走到芝苇画像边,掀起图纸,拧开画像后的一个小机关。夏季见到,画像后的墙壁开了个口子,芝芹道长从里面又掏出一张裱好的画来。她忙走过去,接过画像一看,顿时“啊”地大叫一声。
  画上的人,有高大强壮的身材,赤黑相间的头发,宛若星辰的眉目,薄而红润的嘴唇——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画上的人明显就是重楼成人了的模样!!
  “这,这,这也太惊悚了吧!”夏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结结巴巴,“重,重楼?!怎,怎么会……”就在这时,门被猛地踢开,一个身影迅速闯入,怒怒地说道:“那不是我!”夏季回过头,好嘛,说曹操曹操到,重楼一手抱着呆呆冲了进来,看来,刚才的一切他都已经知道了。
  “魔尊。”芝芹道长居然露出微笑,“贫道恭候多时了。”“你这老道,休得胡言乱语,小心本座掀了你这百草观!”重楼对芝芹道长怒目而视。“你敢!”夏季吼道,“你又来这做什么?”重楼见她又有拼死保护的意思,好气又好笑,收了脸上的怒色对芝芹道长说:“看在她的面子上,本座饶了你!”然后走到夏季身前,一把攥住她的手道,“跟我走。”然后幻影移形,迅速消失不见。
  他将夏季和呆呆带到蜀山仙界的一处无人问津的峡谷边,风景很优美。但夏季有些不太高兴:“你又搞这些名堂!”重楼不理会她,对呆呆说:“这儿空气清洁、芳草鲜美,你且去吧,我同你妈妈还有话要说。”“好的~”呆呆点头,跳下重楼的怀抱,夏季担心地见它走远,只能在背后喊一句:“小心点儿啊!”然后,又不说话了。
  重楼有点儿难堪,思来索去,他终于问了句:“那个老道姑的话,你信么?”“她是出家人,应该不打诳语的吧。”夏季不看重楼,只这么说。“但是那个辜负你前世的凡人真的不是我!”重楼掰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脸过来,他们四目对视。夏季发现他眼光恳切,知道他也不会骗她,更何况魔尊重楼的为人不可能那么随便,于是她觉得脸上火烧火燎了一阵,然后低下头羞涩地小小声:“我信你。”重楼见她有他以前不曾见过的娇羞动人的姿态,心里感慨万千,猛然将她搂紧在怀里,连连说:“你信就好,你信就好。”又说,“跟我回去吧。”夏季在他的温暖中徘徊了一下,闭上眼,脑海里却又似过电影一般,闪出黄玉竹、平伐、段凌云和烨磊来,心里五味杂陈,特别不好受。听到他说回去的话,突然间的,她一把推开他。
  “怎么了?”重楼小心翼翼地问,“你还是不想要跟我回去吗?魔、仙、妖、鬼、人,六界你游历过五界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不知道,”夏季说,“我心里好乱,你不要急着让我回去好不好?虽然六界闯了五界,可这身世之谜还是没有解开啊!!”“非得解开干吗?”重楼也急了,“你我一起,逍遥快活不好?”“可我心不安呐,我怕……”夏季说,“你看,我的每一界轮回,爱情都那么不完满,我真怕我们现在在一起了,就会害得你……”“怎么可能!”重楼想过去再抱住她,“本座不老不死无病无灾,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夏季往后退,“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不能害你,决不!!”“夏……”重楼第一次这么叫她,因为他很替她担心,一步步靠近她。可是她似乎没有感受到这一层,不住地后退,直至脚后跟贴在悬崖畔。重楼怕她有什么不测,只好不继续靠近。突然,夏季抬起头,直视住他,目光既温和柔美又淡定坚持,她高声问他道:“你爱我吗?”
  霎时,重楼呆住了。
  “你爱我吗?”重楼呆住了,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问这句。夏季见他不回应,又再次提升:“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尾音在峡谷里回荡多次,直至渐渐不见。重楼皱起眉头,显出他作为魔尊从来没有过的结结巴巴:“我,我不知道。”他的声音很小,夏季却听得很清楚,她又见他为难地抬头提高声音,“什么是爱,夏,让我明白!”“你不明白?”她惊讶地反问。“是,我不明白,一点儿也不明白,”重楼一连串地道,“当初我问过紫萱同样的问题,可是她没有给我答案。夏,你能不能给我个答案?”他满怀期望地看着她,她脸上却浮现一丝绝望的笑容:“这,能让我怎么告诉你呢?你丝毫不懂爱是何物,却要跟我一辈子生活下去吗?我想要的爱情不是这样的啊。”她转而面向峡谷,不看他,“我确定我爱你,原以为你也爱我,这样不管未来是灾也好祸也好,我都愿意去闯一闯,死也无憾,但是你居然……哈,哈哈,”她带着哭腔地笑,“怎么会有这么荒诞的事!!”“夏,你什么意思?”重楼真的很怕她想不开,“我确实不知道爱是什么,可是我也知道你不能做傻事!你千万不要……”他第一次以恳求的语气对别人说话,但是她不理会这些,回过头看他一眼,绝望地笑了一下,接着纵身一跃!
  “夏!!”重楼急匆匆过去想抓住她,无奈晚了一步,她已经华丽地下坠……留给他的,只是一个幽然的背影。重楼直视着,眼角干涩、生疼。而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在夏季下坠的瞬间,呆呆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冲出来,大喊一声:“麻麻~”接着气血上涌,急火攻心,一大口血猛地从它小小的嘴里喷出来。重楼赶忙跑过去,抱住它:“你怎么啦?”“麻麻……”呆呆喃喃念了一句,就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要不是因为时间不够,我一定加更。。。
可惜,今天下午要补课。。。




流觞

  重楼怀里抱着昏迷过去的呆呆,伸出大手按在其背后的厥阴俞穴、肺俞穴和心俞穴上,只觉得它体内真气泉涌、热毒肆虐,若不及时救治恐怕撑不下去。他刚打算输真气救它,忽听得背后一声仙鹤尖利的叫声,回过头一看,居然有一只庞大的红顶仙鹤飞下峡谷,再飞回来时背上驮着夏季的身体,扶摇直上往南边天际去了。重楼急忙放下给呆呆输真气的手掌,站起身想拔腿去追,又觉得不能丢下呆呆,一时间他十分为难。就在此时,呆呆小小的身体突然起了变化——只见一阵刺眼的光芒从它体内溢出,重楼定神看时,一个浑身亮白的无脚少年矗立在呆呆身前。重楼看他一眼,以为是仙界的什么厉害角色,也顾不得多管了,就让他在这儿守着小家伙吧,追仙鹤才是他的要务。
  “魔尊大人,”那少年睁眼,见重楼要走,用好听的声音说,“姑且不要那么着急追吧。”“你什么意思?”重楼回过头怒视,“你是谁?凭什么不让本座追?”“在下流觞。”那少年道,“魔尊大人您不必怀疑,因为在下一直都寄生于呆呆体内,同您二位相处甚久了。”“什么?”重楼看看他的脸,突然反应过来,“呆呆毛绒之身,你寄生于他体内作甚?难不成你就是呆呆的魂体?”“不错。”流觞点头。“好你个无名鬼魂,胆敢戏弄本座,罪该万死!!”重楼一掌劈过来,至流觞头顶停下——因为他见流觞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仿佛慷慨赴死似的。
  重楼仔细盯着流觞看了看,觉得他虽是无实体之身,魂魄却靠着念力勾合,一旦神散,气便荡然无存,而他正凭着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努力在维持,又丝毫不怕死,一般的宵小之徒不会有如此气魄。重楼皱皱眉,凌厉的眼光扫描流觞一番,又道:“那你为什么不让本座去追她?”“此事说来话长。”流觞叹口气,“依在下看,那仙鹤飞行的方向实乃南天门所在之地,若魔尊大人不嫌弃,不妨带上在下去趟天庭,到那月下老人的姻缘宫中,流觞自会道明原委。”重楼想了想,点点头,伸手一挥,将那少年连同呆呆的身体一起卷进自己的披风内,然后消失不见了。
  这一边,重楼带着他和它直上神界天庭,准备以隐身之术迅速遁到月老的姻缘宫中。另一方,仙鹤驮着因摔下崖而昏迷不醒的夏季不紧不慢地穿过南天门,飞至一处云雾缭绕的庭院之内。这庭院看上去祥和、美满,有高高的葡萄架和琉璃瓦朱红墙的房屋。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站在葡萄架下,对仙鹤和夏季微笑。仙鹤降落到他身边,他摸摸它的头:“干得不错,你且去吧。”然后仙鹤叫一声,放下背上的女子,离开了。老人抱起昏迷不醒的夏季进了屋子。
  我们还是继续看向重楼这边,幻影移形加隐身术速度快得很,他带着流觞和呆呆很快就到了月老的姻缘宫——重楼记得,以前似乎是他找飞蓬决斗时来过这里。推开门一看,哎,多少年了,这宫中还是一副老样子:正厅里摆着一个烧麝香的大香炉,左边是放着现世姻缘红线和名牌的偏厅,右边是种有其他五界各类“情种”的园子。重楼把流觞放出来:“哼,你所说的那个姻缘谱,在什么地方?”“姻缘谱不好找,”流觞微微一笑,“请魔尊大人到正厅香炉边,揭开香炉盖便知。”“本座可从未听说过姻缘宫中有这东西。”重楼一脸的不相信,但是还是走了过去,大力揭开了大香炉的盖子。
  麝香味扑鼻而来,很是好闻。不过重楼此刻志不在此,他皱着眉伸手扇了扇眼前缭绕的云雾,果然看到香炉内有个夹层,一本淡蓝色的簿子就躺在他眼前。重楼一把抓住那簿子提了起来,迫不及待翻开来看,马上又怒气冲冲:“你这小鬼,敢骗本座?!这所谓的姻缘谱上,为何一个字都没有!?”“流觞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欺瞒魔尊!”流觞道,“这姻缘谱不是用肉眼就可以观看到的,须穿过这大厅,到后面的放春渊里方才看得真切。”“哼!”重楼一如既往发一声鼻音,瞪流觞一眼,转而大步流星向前去了,流觞赶紧跟进步伐。
  夏季被抱进屋里,白发老人又拿来一杯蓝莹莹的水喂她喝下。过了半盏茶时间,她慢慢睁开了眼。不过一起来,看到白发老人,她就吓了一跳:“你是谁?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姑娘莫怕,老朽乃九重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放春渊边姻缘宫内月下老人是也。”白发老人抚须而笑,面容慈祥。“月老?”夏季马上反应过来,“我怎么到你这里来了?”“姑娘,不必着急,”月老笑道,“老朽知道姑娘你心中有个持久的心结未解,特来相助。”他找了个椅子坐下。不过,夏季并没有领他的情,因为她始终看这个月老有些不顺。默默地,她伸手摸到自己的玲珑耳环,心想不能犹豫,便一把攥住,“嗖”地冲月老丢过去,只见耳环由一变五,直冲月老而去。可是没有想到,他淡然地起身,挥一挥衣袖,玲珑耳环便叮呤当啷落在地上不再有攻击之意。
  “啊!”夏季一惊,翻身而起,龙爪手冲着月老就来了。就在快要到他跟前之时,突然夏季觉得指头疼痛异常,再定睛看时,原先亮晶晶的锋利甲尖也叮呤当啷落地了,她赶忙手一缩,却来不及防月老的擒拿,马上就被制服了。
  “放开我!”她大叫。“呵,夏季姑娘,”月老依旧笑面虎,放了夏季道,“老朽可没有囚禁你的意思,只是你若想解答身世之疑,就应当配合老朽。”“……”夏季不语,瞪着他。“呵呵,”月老仿佛知道她会有这表情似的,喝口茶,缓缓地道,“姑娘,老朽这里有场好戏,不知你愿不愿意前来一看呢?”
  重楼和流觞一前一后来到放春渊边。所谓放春渊,其实是个云雾缭绕、看不见水的湖泊。重楼对流觞说:“下一步要怎么做?”流觞笑笑:“请魔尊大人将自己的指头刺破,滴上一滴鲜血到姻缘谱上,然后将它扔进放春渊中,一切即可真相大白了。”“如此即可?”重楼反问,“你还没有告诉本座,这姻缘谱究竟记载着什么东西?”“魔尊大人,”流觞作揖道,“月老这姻缘宫内,掌管的乃是六界情事,世人俱知。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魔、仙、人、冥、妖五界的姻缘,俱是以情种配合红线交织而成,神界的风流孽债则由这姻缘谱伙同放春渊内水流来共同记载。”“那为何要本座的血?”重楼又问。“因为,”流觞不笑了,盯住重楼,“今日要看的,实乃魔尊大人您与一位众神皆知的女子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姻缘旧事。”
  
 
作者有话要说:从本章开始,进入第三卷~
嗯嗯,最经典的部分开始咯!




番外(一)

作者有话要说:又开始了,你懂的~
嘿嘿!可以给本文定位成“青春性影视同人”吧~
  听了流觞的话,重楼将信将疑地看他一眼,还是把食指放进嘴里,咬破指头,挤出一滴殷红的血,到姻缘谱淡蓝色的封面上。眼看着血色渐渐渗透,重楼猛然把姻缘谱扔进了放春渊的滚滚洪流中。他们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姻缘谱上,自是不得而知身后之事:月老布了个万分严密的结界,将夏季包裹在其中,也移动到了放春渊边。
  水流让大幕渐渐拉开,困在结界里的女子和赤发红瞳的男人,还有那个浑身发亮的少年,不约而同地抬起头。
  这是一个魔与神的禁忌之恋。这段感情发生的时候,飞蓬刚刚执掌南天门的保卫工作,夕瑶还在神树旁辛勤劳动,而他重楼,还是那个刚登上魔尊之位的不可一世的男魔。
  那个时候的重楼刚学会了可以任意来往六界的空间魔法,很快,仙、人、冥、妖界都被他游历个遍,根本没有他的对手。于是,他果断地上了天庭。
  “这是本座第一次同飞蓬相见!”重楼惊诧,“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要着急,”流觞道,“魔尊大人且往下看。”
  重楼与飞蓬的第一次相见,就打斗得不可开交,刀光剑影、哼哈气声之间,他们俩都没有注意到,远远的有一个金黄色的身影,目光正直直盯住重楼。
  第一场打斗,重飞之间并没有分出胜负。不过,飞蓬受了点伤,他要求去神树找夕瑶治一治。重楼收了手,目送飞蓬远去。飞蓬在他的视野里消失后,他忽而觉得芒刺在背,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很快也回了魔界。
  第二天的第二场打斗,又在同一时间火热开场。在拳脚相加之际,飞蓬突然道:“你小心点儿,不要伤着无关人等!”“哼,”重楼傲语,“这儿人迹罕至,哪里有无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